画家和他的女人第四章:女病人

  1. 背景色
  2. 字号
    默认 特大
  3.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4.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5. 帮助
  6.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四章:女病人

小说:画家和他的女人 作者:田舍郎 更新时间:2018-05-17 14:21 字数:1533
  尚有半坐在矮凳上,屈着身子,就像跪在温娟面前。他幽幽地说:“他看了我的画作,想让我画中的人给他做模特。”

  温娟的眉头升起一丝愁云,她道:“他想让我做他的模特,是这个意思吗?”

  尚有轻轻地点着头,用似有希冀的目光望向温娟。

  “可是,我走了,谁来照顾你呀?”温娟担心地说。

  “哎呀,亲爱的,我一个人吃饱全家人不饿,怎么着都行,我担心的不是这个问题。我唯一担心的是你的病情,你的身体。你知道在外面不比在家里,我怕你身体吃不消。”

  “你自己真的行吗?”温娟还是把注意力放在尚有的生活起居上。

  “不是我行不行的问题,而是你行不行的问题。咳,我也不纠结了,我决定了,我不能让你去,不能让你受这份苦,我要先给你治病。”尚有有一丝烦躁。

  温娟忧愁地说:“治病得先有钱呀,咱哪里还有钱?以前的那点钱都花得差不多了。”

  “其实……”尚有欲言又止,身体莫名颤栗,好像等待判决又没有勇气申辩的罪犯。

  “其实什么?我倒感觉这办法两全其美。我一工作,不但可以挣到钱,还可以给你的事业铺路,多好呀。我感觉好得很,你完全不用担心我的健康。就这么定了,我去做模特。”温娟为她这个能帮助到尚有的决定感到高兴。

  “真的吗?你真的要这样做吗?谢谢谢谢,太感谢您了!”尚有激动地留下了眼泪,紧紧地抱住温娟。

  “你看你,怎么对我也这样客套起来了?”温娟满心欢喜,为自己还有这样的价值感到无限宽慰。

  三个月的时间不长也不短,够一个画家完成一副传世之作,也足够让一个病入膏肓的人无可救药。

  铁老闭门谢客,专心作画。他踌躇满志胸有成竹地盘旋在自己的地盘,看着自己的猎物,等待动人心魄的灵光一闪。一个星期时间过去了,他始终没有动笔。一个月后,画室只多了几张不太理想的素描。等一半的时间过去后,他有些坐不住了。他在房间里来回踱步,像一只穷凶极恶的鸱枭。

  “来呀来呀来呀”他心中不停地呼唤,但那神秘而又令人颤栗的灵感还是迟迟不来。他让温娟在房间不停地走动,摆出不同的姿态,希冀从她的形体中看出一丝端倪。他甚至用饥饿、恶毒的谩骂、冷不丁地恐吓来刺激温娟,以期达到意想不到的效果,但这一切努力除了让温娟难受外,对他的作画没有起到丝毫的效果。很快,三个月过去了,除了几张拙劣的画作和他越来越坏的脾气,铁老什么也没有得到。

  对于温娟,这三个月无疑是她一生中最刻骨铭心的时光。她无时无刻不是在无情的苛责和惊恐中度过。她尝试与之沟通,但人间的任何一种情感都似乎不能触动铁老的神经。在他眼里只有艺术,而温娟只是一个材料,一个艺术的表象,一只仅供观赏把玩的花瓶。

  她怕尚有担心,报喜不报忧,但她的身体却不会说谎。在这三个月里,她的病情愈发严重,身体素质每况愈下,就像随时都会被风吹走的塑料袋。看着面容憔悴,疲惫不堪的温娟,尚有痛彻心扉。有好几次他拍打着自己的头,涕泪横流地要去解除合同,都被温娟温言软语地劝回。

  “我能行,你不用为我担心,三个月很快会过去的。”这句话说了无数遍,却依然不能安慰尚有悔恨的心。

  温娟用无法想象的毅力,承受着生命的无法承受之重,一天天苦挨着日子。终于撑到了合同到期的这一天。这一天,两个人都解脱了。但有一个人却十分痛苦,这个人就是铁老。

  铁老提出延期两个月,尚有坚决反对。铁老冷而硬,用不急不缓的语调和冰冷入骨的逻辑,把他的担心一一推翻,又试图在他心里建立一个十分诱人又无比光明的未来。尚有什么都听不进去,什么前途,什么传世之作,都被他抛到了九霄云外,他什么也不想,就想马上停止这种心灵的折磨。温娟轻抚着、规劝着、安慰着,用一个舍生取义者才有的美德试图将这场争端平息。最终尚有极不情愿地答应延期,并反复磋商出三点必须遵守的要求:

  第一,工作时间必须限定在六小时。

  第二,每个星期的周六是休息日。

  第三,温娟工作必须有尚有全程陪护,情况危急可以马上送医院。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1. 目录
  2. 书评
loading

画家和他的女人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
博彩娱乐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