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笙,请多关照第二章:孤雁归家,故人不再。

  1. 背景色
  2. 字号
    默认 特大
  3.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4.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5. 帮助
  6.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二章:孤雁归家,故人不再。

小说:余笙,请多关照 作者:什鸠 更新时间:2018-05-17 14:18 字数:1806
  午夜电台主持人用柔和的女声说道:人最害怕的就是习惯,比如我习惯了早上起床后喝一杯水、习惯了在嘈杂的地方戴耳机、习惯了在拥挤的人群中找你。突然有一天,因为繁忙我忘记了喝水,因为安静包里不再有耳机,因为人群中不再有你,而我也同样放弃了寻找。习惯也因此被打破,生活变得无比混乱。

  我被父母接回家后,一度陷入颓废无法自拔,某天悠然跑到我家把我一顿臭骂,之后便陪着我一顿大哭。

  那是我第一次看到悠然发飙的样子,估计要是让别人看到原本形象气质佳的女神发飙起来像母夜叉不知道要掉多少粉。

  后来我才知道悠然是来跟我告别的,她要去美国进修。

  酒,是个好东西。

  它能麻痹人的大脑,能让人短暂的忘记痛苦。

  但是酒醒后,痛苦会加倍赶来。

  悠然走后,我跑到酒吧喝得嘧啶大醉。

  我第一次进酒吧,刚开始喝第一杯就在喊醉了。然后跑到一边给许未来打电话,想让他担心,最好是能立马冲到我面前臭骂我一顿。

  以前我装醉中寻找你,现在我在真醉中遗忘你。

  当我醒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躺在酒店的房间,脑海不自觉的就闪过了小说里的画面。

  还没来得及反应,前台就打来电话说房间到时间了。

  退房的时候,前台告诉我昨晚确实是个男人带我来的,不过别人把我扶进房间后便离开了。

  阿弥陀佛,阿弥陀佛,这世界上还是有好人的。

  回到家后,桌上全是我喜欢吃的菜。妈妈的眼睛有些红肿,爸爸像是松了一口气。

  太久没有仔细看看他们了,自从那件事后感觉他们头上的白发多了好多。

  我走到桌前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没等我挤出那句对不起,爸爸便把碗递给我说:去盛饭,菜都要凉了。

  全世界都有可能会抛弃我,但那又怎么样呢?他们不会!

  走出阴霾后的我,换了新的号码、新的发型、新的工作。

  我试着微笑、试着遗忘、试着寻找希望。

  前不久我在微博看到这样一句话:以前有病,追求爱情。现在病好了,只想挣钱。

  我感觉自己就是这句话现实版的写真,然后一股脑的埋头工作。

  我一度认为世界上最悲催的事不是吃泡面没有调料包、喝珍珠奶茶没有珍珠而是你现在需要奉承的人恰好是曾经追求过你的人。

  为了不让自己胡思乱想,我几乎每天都要加班,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老是感觉有人在跟踪我。

  时间越久,这种感觉就越强烈。

  我准备了很多防狼工具,选了一个合适的时机全部用在了那个跟踪狂身上,还用我的高跟鞋狠狠的砸了他好几下。

  后来才发现那人并不是跟踪我而是住在我对面,同时他还是到目前为止唯一追求过我的人,更悲催的是那人还是我的上司。

  我如愿的和许未来进入了同一所学校,悠然也临时改了志愿。

  即使到了新的城市、新的环境,身边的人却一直没变。

  而重新站在他面前的我,不再是普通同学、不再是朋友、而是女朋友,在不久的将来亦或许会变成未婚妻。

  许未来从来就不是省油的灯,即便知道他有女朋友,他所收到的情书,被人要号码的次数丝毫没有减少。

  我每天除了和许未来谈情说爱,还要和那些所谓的“情敌”斗智斗勇。

  我时不时会拆开一两封许未来的情书,当着所有人的面念出来,每次看到有姑娘红着脸离开现场,我就会有一种奸计得逞的感觉。

  在众多的情书当中,有一封比较特殊的,信纸上每次都只写一个字,我甚至怀疑是不是某位粗心大意的姑娘因为递情书的时候太紧张递错了,后来连收了几封类似的,把里面的字拼起来是:

  余笙,做我女朋友。

  那是我人生中第一次收到情书,原本是想收藏起来留作纪念的,结果许未来知道后直接给烧了。

  我特别感激那个给我递情书的人,要不是他我怎么可能看见许未来吃醋的样子?

  后来的某一天,悠然急匆匆的把我拉出寝室说许未来在操场上跟人打架,原因是许未来烧了他给我写的情书。

  我看着操场上脸上都挂了彩的两个人,径直走向了沈言之,拉着他的手连说了好几声感谢。

  要不是他,我怎么可能看到许未来吃醋的样子,还能让他为了我去打架。

  这简直是神队友啊!

  许未来冲着我大喊了一声:余笙!

  我便像条哈巴狗一样,屁颠屁颠的跑到了他身边。

  给许未来上药的时候,他全程黑脸。

  “余笙,你是猪吗?”

  “你说是就是,许未来快把这只可爱的小猪牵回家吧!”

  事后我找过沈言之,向他道了歉,也郑重的拒绝了他。

  听见我说拒绝两个字后,他捧腹大笑说:你还真是傻!你拒绝我是你的事,我追你是我的事,两者并不冲突。况且我可不是轻言就说放弃的人。

  我当时翻了翻白眼,说了句神经病,便离开了。

  刚开始我依旧能收到仅有一个字的情书,后来慢慢的就没有了。

  沈言之这个名字也慢慢的淡出了我的脑海。

  沈言之似乎知道自己会被打,他居然笑着跟我说:余笙,这个见面礼会不会太大?

  孤雁也有归家的时候,远方的故人呢?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1. 目录
  2. 书评
loading

余笙,请多关照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
博彩娱乐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