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若不离第二章 片刻前尘

  1. 背景色
  2. 字号
    默认 特大
  3.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4.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5. 帮助
  6.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二章 片刻前尘

小说:我若不离 作者:君似水无颜 更新时间:2018-04-16 14:56 字数:2262
  “你好。”韩林愣了愣,垂下眼,转身坐在王小姐身旁。

  “你们谈的怎么样了?”韩林突然盯了我一眼,我忙把目光转向一边,不敢再抬眸看他。

  “谈的差不多了。都按照你的要求制定的。”王小姐笑着道。

  “对,详细细节我和王小姐也谈过了,这是策划案,韩先生你可以看一下。”我顺势把电脑推到了韩林面前。

  韩林“嗯”了一声,没有再说话,很认真地在看策划案,时不时跟王小姐亲密地说一两句话。

  我坐在一旁,跟他们没有语言交流,空气一下子变得十分尴尬。

  而且心里不知道怎么的,有点难受,沙发也有点硌得慌,肯定是我这么腼腆的人,不适合当个电灯泡。

  正当我思索着找找理由先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时,韩林终于对我开了口,“好,就定这个样子。”说完合上电脑递给我。

  王小姐笑着说,“韩小姐,我和男朋友还有点事,如果没有了其他事的话,我们就先离开了。”

  “好的,王小姐,策划案我敲定标准版后,应该会在今天内发到您的邮箱,如果还有什么要求,可以随时联系我,这是我的名片。愿合作愉快。”我从西装的口袋里取出一张名片,递给王小姐。

  “好,合作愉快。”王小姐接过名片,握了握我的手,微笑着点了点头。韩林始终没有再看我一眼,王小姐看了看他,又看了看我,笑着拉着韩林的胳膊离开了。

  我软软的瘫回沙发。

  他们走了很久以后,我还愣坐在原来的位置,久久回不过神来。

  这世界的事,都像在演电影。悲欢离合,一幕幕上演。无论多么离谱的故事,都有属于它自己的一幕戏,有人在演,有人在看。

  我和韩林这幕戏,从开始到现在,已足足演了二十年了。

  我们当真是有缘的。只不过,这份缘分貌似只够擦肩而过,却不够相守一生。

  就像我回来后的一个月,每一天都在找他,走我们曾经一起走过的路,去一起到过的地方,连他的家,我也去了很多次,却没有看到过他。而老天竟然让我在这里以这种方式与他重逢。

  终于懂得什么叫做造化弄人。感叹一声,还是要回归生活。

  晚上,家里。

  我看着书桌上的日历,忽然发觉已经有近一个月没有跟干妈通过话了,急忙掏出手机打给干妈。

  “喂,干妈,对不起啊,隔这么久才跟你打电话。”

  “小羽,最近很忙吧,你到了那边又要找工作,又要找人的。”干妈的声音很温暖,听了之后便舒心了不少。

  “嗯,半个月前已经找到工作了,办手续的时候有点忙,现在全都弄好了。”

  “找到了是好,但要注意休息,身体最重要啊。对了,你要找的人找到了吗?”

  听到这句话,我愣了一下,“还没有。看缘分吧。”不知为何,我的心不愿意告诉干妈真相。

  “嗯,你一个人在那边,一定要照顾好自己。最近天气要转凉了,要多添衣服。时间不早了,早点睡吧。”干妈又仔细叮嘱着。

  “好,我知道了。干妈,晚安。”

  我虽然有很多亲属,但都不是亲人。对我最好的,竟然是我的干妈——我的好姐妹罗小吟的妈妈。

  我曾经的父母现在就跟我在同一个城市里,却已经很久没联系过了。而干妈远在千里之外,也在记挂着我。真是讽刺。

  闭上眼睛,又是年少时的时光,那些好的坏的,都在脑海里一一回放,美梦想忘却又舍不得忘,噩梦想忘却又忘不了。

  我想起我第一次见到韩林,是在小学一年级的秋天。

  那时候,我还有两个多月才满七岁。

  因为哥哥的病,家里用了很多钱,为了省下更多的钱给他治病,我们一家卖掉房子从城里搬到了镇上外公家。

  因为是新环境,幼时的我比较怕生,又喜欢哭,所以吵闹着不愿意出门。但没过几天我还是被爸爸送去了镇上的学校。

  看到爸爸渐渐走远,我眼泪一下子憋不住,涌了出来。老师在一旁安慰我,有些同学在旁边,嘲笑我这么大了还哭鼻子,真丢脸。

  其他的记忆都模糊不清了,记得到也就只有那么两三幅画面。

  我记得当时身为班长的韩林站在台阶上,初秋的阳光恰好覆上他的脸,他笑得暖暖的,白白的两排牙齿,还有两颗可爱的小虎牙。他走过来伸出手拉着我,做自我介绍,“你好啊,我叫韩林,韩国的韩,树林的林,你叫什么啊?”

  我用袖子擦了擦脸上的眼泪,渐渐收住了哭声,小声说,“我叫韩羽,韩非子的韩,项羽的羽。”

  当时傻傻的我们到了几天以后才知道跟对方同姓。我不知道“韩国”的“韩”,他也不知道“韩非子”的“韩”。

  现在每次想起,都禁不住笑出来。

  他是我在那段时光里唯一一个记得的人。

  因为在那里几个月后,外公去世了,我们不得已又搬到乡下爷爷家。

  乡下的孩子每天都在疯玩,后来我跟着他们东游西荡的时候,偶尔也会想起那段有点忧伤有点甜的日子。

  在我七岁生日的时候,韩林带着我去了他和他好朋友的秘密基地。

  那是一片桃园,也不知道是谁家的。去的前一天,才下了初雪。

  还记得那天,枝干上覆了一层雪,整片桃园银装素裹,我们站在桃树下,有时傻笑着围着树转圈,有时摇一摇树,看着雪从树枝上抖落。

  即使天气冻得我们脸蛋通红,我们也开心地在树间奔跑,有着属于我们自己的欢乐。

  我们还在树下约定,等来年春天桃花盛开,韩林过生日的时候要一起赏桃花。

  可惜,还没有等到春天桃花盛开的时候,我就走了。没有一句道别。

  我还写过一张柯南为封面的生日贺卡,正反两面都写满了我对韩林的祝福,还有道歉,还有……对他的喜欢。

  我在正面柯南的衣服上写了小小的字,好像是“韩林,我喜欢你,想要嫁给你”之类的。

  现在想来,也不知道当时的自己是怎么想的。早恋?也未免太早了些。

  这张卡片最后没有交到韩林手上。那个时候,我已经搬到了乡下,年纪太小,妈妈不准跑远,就没能亲手送给他。后来整理家具的时候,被妈妈发现后撕了个粉碎,我还因此受了一顿打骂,妈妈满口骂着“小小年纪不学好”之类的。

  再后来,便没了那个心思。即使后来长大一些,可以一个人来返镇上和乡下时,也已记不清去他家的路。

  本来以为和他不会再有纠葛了。

  可谁又会料到,他会再次出现在我的视野里。

  这便是缘深之时吧。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1. 目录
  2. 书评
loading

我若不离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
博彩娱乐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