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风应知我第七章 突变

  1. 背景色
  2. 字号
    默认 特大
  3.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4.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5. 帮助
  6.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七章 突变

小说:南风应知我 作者:瞬息不万变 更新时间:2018-02-07 10:49 字数:2652
  七

  皇城 翔鸾殿

  “启禀太后,金吾卫统领卫司请求觐见。”女官生硬的声音把羽甄的一点点瞌睡扫得一干二净,太后羽甄揉了揉眉心,慵懒地从软枕之上起身。

  “唉,宣。”太后无奈道。

  “宣,金吾卫统领卫司觐见。”

  卫司快步走向寝殿正厅,“臣卫司,叩见太后,太后万安。”

  “舅舅请起,这大清早的,您倒是勤快。”话语间有一丝责备,扰了自己清晨小憩,羽甄说话也半分情面不留。

  “太后明禀,此事事关重大,请太后摈退左右。”卫司是出了名的扑克脸,话语间羽甄也被他的神情唬住了。

  挥了挥手,寝殿中的十几个女官宫人尽数退出。

  “舅舅请讲。”

  “禀太后,外甥上官傅昨夜死于府中,凶手手段高明,无人目击。请太后节哀!”卫司还是低头陈述事实,并未抬头看向羽甄。

  “什么?!!!”此时的羽甄神情布满诧异。

  “我们的人都未察觉?”太后问。

  “无一人察觉。”

  羽甄心中一凛。

  朝堂与江湖本是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太后羽甄与卫司在江湖中也培植着一股自己的势力……

  梦泉山庄,武林盟四大世家之一,在商界掌握着江浙一带茶叶布料的命脉。庄主由“逍遥剑”沈青锋担任,而山庄幕后的主事者,确是当朝太后——羽甄。

  “昨夜可有异常?”羽甄追问。

  “守夜人皆被剧毒所害,毒性阴狠,仅剩白骨。”卫司的扑克脸上还是没有丝毫表情。

  羽甄暗自心惊。

  虽说上官傅是羽甄长兄,但并未一起长大,无甚多兄妹情谊。但自打进宫之日开始,羽甄与上官家的命运,就注定是相互依偎。一方有失,必定唇亡齿寒。

  如今纵观朝局上下,右相一派大肆宣传外戚专政,要撤了自己垂帘听政之权。上官家手里的军权也仅仅是皇城守卫之权。上官夫人父亲裕亲王虽有关中军队调度之权,但其人心气高傲且身居高位,定不会受上官家掣肘。

  上官傅突然遭刺,即将打破现今勉强维持均衡之势的朝局……

  “此事莫要伸张,舅舅近期行事定要小心,山庄那边的人,暂且收一收。”羽甄仔细思忖之后,作出决定:“此事唯有当今皇帝可助我们。”

  自古皇帝最忌权臣,如今朝局左相右相势力相互制衡,京畿周边又有亲王护卫,对新帝来说是培植势力、掌控局面的最佳时机。

  而今外戚一方即将倾覆,自己是突然被推上太后之位,在朝堂几乎无可信之臣。为今之计,只能看沈罹这小子是不是个聪明人了。

  羽甄如是想。

  “是。那上官子初与上官府其余家眷如何处理?”卫司并未质疑太后命令。

  “那混小子?送他去梦泉山庄那边避避此事锋芒吧。其余家眷就在上官府。”听到上官子初的名字,羽甄眉头一皱。这上官家大公子前些年战死沙场,也算是壮烈了。二公子怎么说也是世家公子,这翩翩君子风是有了,可尽招来些莺莺燕燕。如今仍未娶正妻,说是命中之人未至。简直是上官家的头号麻烦。

  卫司走后,羽甄看着宫门口他逐渐走远的身影,发了好一会儿呆……

  大哥在她记忆中,是什么样的?

  儿时的上官傅身负家中长子重任,无论是私塾的功课还是家中的生意,都在父亲的严格督训下完成。印象中除了给母亲请安时间可以与他攀谈几句,平时见到他总是来去匆匆。

  自己及笄之时,他也只是托人送了对蜀锦的绣鞋,那鞋甚是精致,珍藏了多年舍不得穿,结果想穿之时却已经穿不上了。

  大哥一直一言不发地沿着父亲指向的路走着,偶尔回头看看她。她知道自己能如此自由自在地成长,都是在大哥的荫蔽之下的。

  虽无很多交集,但大哥一直默默地守护者上官家,守护着自己。

  想到此处,羽甄的视线渐渐模糊。

  是眼泪。

  雩儿死后,她再未落泪。

  身边的人都渐行渐远,岂知把她孤身一人留在这疾苦人间,是何其残忍。

  扶了扶额,羽甄深知此时不容自己在此多愁善感,她还有许多事需要完成。

  沈罹自那日起,就再未早于巳时请安。朝堂上左右相派系整日争争吵吵的,观察半月下来,也基本摸清了脉络。

  年关将至,今日当去拜访一下叔叔了。沈罹心想。

  “太后驾到!”门外侍者尖细的通报打断了沈罹的思路。

  “她?”太后并非自己生母,除了朝堂上偶尔发表意见,并未对与沈罹的意见发生过冲突。平日里除了晨昏定省,沈罹就刻意躲避着羽甄,不上朝的时候几乎天天出宫骑马围猎,后宫的嫔妃们都怨声载道,更有传言说,陛下与马场一位牧马女有了私情。

  摸不清对方来意,沈罹急的眉头轻瞥。

  此时刚下早朝,左相告病,右相的气焰更胜了一筹,倒是也没什么要紧事。沈罹还没来得及逃跑,羽甄就上门了……

  “母后”沈罹道。

  “皇帝,早朝辛苦了,坐。”羽甄望了望手边的软塌。

  看她神情似是有事,沈罹顺势坐下:“母后也辛苦,可是有事?”

  二人座位隔着矮桌,羽甄挥了挥手,屏退左右。

  “确有事相商。”羽甄眉头轻瞥,沈罹心头一紧。

  “我兄长上官傅,昨夜在府中遇刺身亡。”

  这可是震惊朝野的大事,看样子除了上官家的人,自己是第一个知道。

  如今上官家除了上官傅和一些依附上官家的官员,皇叔在位时为了限制外戚势力,上官家其余嫡系一族在朝中几乎没有任何势力……

  “母后节哀。兹事体大,此事还有谁知道?”沈罹知道虽然上官家现今实力雄厚,但失了上官傅这棵大树,被上官家荫庇的党羽自然是树倒猢狲散,朝堂上的平衡也即将被打破。现今自己还未完全获得各方势力的支持,要想临时再挑一人委以重任,委实很难。

  “上官夫人、我的两位哥哥与卫司。”

  “如今天下局势虽表面太平,诸国忌惮我国兵强马壮。如今朝局即将动荡,上官家各界的脉络须有人迅速接下,避免有人别有用心。”羽甄道。

  “母后的几位兄长中,可有合适人选?”沈罹暗自心惊,此事竟然上官家其余几位主事竟然都愿意听羽甄一介女流的话,把此事藏的密不透风。

  “几位哥哥皆无心此道,子初又是个纨绔性子。此事已不是上官家一家之家事,故还请皇帝定夺。”羽甄头疼,父亲当年只是对大哥严苛,其他的几位兄长除了三哥经商天赋卓绝,继承了家业,二哥四哥均是胸无大志,悠闲得很。

  “卫司呢?”沈罹道。卫司虽不姓上官,却也是上官家势力的重要部分。执掌金吾卫,也确实有些大材小用。

  “那皇城守卫,又如何安排?”皇帝此举虽说给了卫司更大的权利,但也相当于卸了上官家的兵权。羽甄心中对这个少年皇帝竟有了些许赞许。

  “兵部侍郎唐纤去年平定邺城之乱,有勇有谋,定可担当此任。”唐纤也是一位不可多得的少将军,随父多次出征平乱,有勇有谋。沈罹思忖片刻,立刻作出决定。

  “唐纤……”此人在羽甄印象中还是个孩童,现如今也是威名赫赫的少将军了呢……

  “来人,拟旨。”并未给羽甄多作思考的时间,沈罹当机立断。

  “左相上官傅重病须回乡疗养,拟金吾卫统领卫司代其左相之职,兵部侍郎唐纤接任金吾卫统领。明日早朝宣旨。”

  “是”女官迅速收起纸笔,退出正殿。

  羽甄还在发呆,这几日的家中变故,沈罹突然如一夜之间长大。回想起沈罹随亲王妃入宫赴宴时候的场景,那小子还是舞象之年,主动提出要为先帝舞剑,还舞得有模有样呢……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1. 目录
  2. 书评
loading

南风应知我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
博彩娱乐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