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妃太彪悍:邪王宠上天第五十七章 不负遇见(二)

  1. 背景色
  2. 字号
    默认 特大
  3.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4.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5. 帮助
  6.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五十七章 不负遇见(二)

小说:医妃太彪悍:邪王宠上天 作者:一只行走的鹰 更新时间:2018-02-07 01:04 字数:2070
  0078回到离国

  我有很多话想要和你说,却不知道从何谈起。

  来世愿化身孤岛,伴你一世,困你一人。

  墨离想要好好看看青衣,可是他知道,现在并不是一个好时机。

  青衣需要休息,至于她为什么会回到这里,他一点也不想知道。

  只要她回到了自己身边,他就很开心了。

  墨离亲吻了青衣的额头,转身离开。

  青衣觉得自己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可是她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就像是溺水一样,她想要抓住什么,手中却空无一物。

  她好恐慌,这种恐慌的感觉并没有因为回到墨离身边而消失。

  她张开嘴想要呼唤什么,却发现不知道应该叫谁。

  她好害怕,这是怎么了?

  睡一觉吧,不要再想了,明天会好起来的。

  楚国大殿之上,桑落站在席予身后,楚皇坐在龙椅之上。

  “你怎么一个人回来了,青衣呢?”

  “她去离国了。”

  “废物,怎么不留住她!”

  楚越非常喜欢这个小丫头,现在却跑到离国去了,席予真是没用。

  席予强忍着嘴里的血腥,就连自己也觉得自己是个废物。

  无所谓吧,不戳一戳伤口,怎么能够记住。

  “父皇,楚国现在已经没我什么事了,我想去离国。”

  “随便你,没带回青衣,你也别回来了!”

  桑落凌乱了,原来席予是楚皇的儿子,好歹也是个王爷呀。

  怎么会混到杀手这个职业上去的。虽然自己不是老大,但是父亲母亲都很疼爱他啊。

  桑落觉得,这真是一个可怜的孩子,摸摸头。

  桑落跟着席予来到彼岸阁,谁能告诉他,一个大老爷们的住所为什么这么清新文雅。

  “不用好奇,这是我母亲住过的地方。我已经很久没有住过了。”

  “哦。”

  这里看起来却是比较老旧了,不像是有人经常住的样子。

  “在这里住一晚,明天让小翼带我们去离国。”

  “你的那只大鸟很有趣的样子,借我玩会儿呗。”

  .......

  桑落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笑着解释。

  “口误,口误,我是说小翼。”

  “小翼认生,不会随便跟别人。”

  “你都没借我,怎么知道我驾驭不了它。”

  “只要你能驾驭得了它,随时可以带走。我不拦你。”

  “这可是你说的。”

  席予点点头,小翼当然不可能跟他走,灵兽的一生,只会认一个主人。

  清晨,薄雾袅袅,青衣伸了一个懒腰,披上外衣。

  她在窗口伸出脖子,嗅一嗅满园花香,这种感觉真是太棒了。

  她刚想退回去,墨离的身影就强行闯入了她的眼睛。

  “早啊,青儿。”

  “早。”

  青衣收回脑袋,不知怎么的,有些尴尬。

  她这是因为和墨离分开太久了吗?为什么连一句问候,都觉得这么牵强。

  墨离看到青衣那惬意的样子,似乎又回到了从前。这幅画面太美了,他多希望时间能够过得慢一些。

  “青儿,今天有什么安排吗?”

  “我想去外面转转。”

  “我要去上早朝了,我叫一个丫鬟陪你吧。”

  “不用了,我想自己一个人走走。”

  “那好吧。”

  墨离朝着大门走去,吩咐手下的人保护好青衣的安全。

  用完早膳,青衣就溜达着出去了。

  离国的大街还是没有变,和从前一样热闹。相比于楚国,离国暖和很多。

  她出门甚至不用披上披风,也乐得一身轻松。

  在醉仙阁门口停了下来,她记得就是在这里,她和墨离一起喝酒,喝得烂醉。

  想起当初的自己,眼眶有些湿润,她这是怎么了?

  她没有进去,而是转到了这家酒楼的后院。

  这里有一颗参天大树,把醉仙阁笼罩在树干之下。

  一棵树可以见证几千年的成王败寇,兴衰荣辱。这样的生命力真让人羡慕,可是人的一生就短短几十年。

  青衣站在大树下沉思,一阵匆忙的脚步声打断了她的思考。

  “哎呦,我的姑娘啊,你怎么还站在这里,可急死妈妈了。”

  “赶快,赶快上场了,快去。”

  不等青衣回答,就被一群人给拉到楼上一阵忙活。

  当她再面对着铜镜之时,把自己也给惊艳了一把。

  这镜中之人,眉目之间尽显风情。唇红齿白,肌肤如玉,额头上的花钿更是妖艳无比。

  眉间一点相思红,问君何时复西归。

  青衣就这样糊里糊涂的被带到了这里,愣是没有明白发生了什么。

  “相思,今天有很多大人物可是冲你的舞,慕名而来,你可得好好给我跳,别砸了我的招牌。”

  这个满脸是粉的老鸨在青衣面前巴拉巴拉一直念。

  她好像明白了,自己这是被当作花魁相思了?连自己的人都不认识,这是在搞笑吗?

  其实相思只是花高价从楚国请来的舞姬而已,也没有见过面。

  青衣看起来就像是一个舞姬,所以就被这样冤枉的抓了起来。

  “嗯。”

  既然被抓来了,就跳一曲吧。

  青衣抓住火红色的丝带,自楼上飞下,满堂玫瑰飘荡,迷了谁人的眼,又乱了何人的心。

  歌声响起,青衣就在空中旋转,跳跃,像一只灵活的蝴蝶。

  整个醉仙阁的人都凝住了呼吸,生怕惊动了这个小精灵。

  就两条细细的丝带,成为了青衣在空中唯一的支撑。行云流水的动作和那哀伤的表情,感染着在座的每一个人。

  这个女子究竟做了什么,竟然能够影响众人的情绪。

  青衣这一场舞,跳得完全没有章法,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只是感觉好难过,好难过。

  所以那一举一动之间,都散发出些许忧伤。她并不是在跳舞,而是在发泄情绪。

  一曲结束,青衣被拉回到楼上。众人沉寂在那一场舞中,久久不能回神。

  “相思啊,跳得太好了,你出个价,留下来吧。”

  “我不是相思。”

  青衣说完这句话之后,就转身离开了,没有理会后面会发生什么。

  醉仙阁里,三王爷南宫逸神色淡淡的坐在楼上,如果他没有看错的话,那个女子是曾经的离王妃。

  真有意思,居然会在这里遇见他。听闻墨离很是在乎这个女子,看来他可以试试了。

  既然被他遇到了,那么他就不客气了。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1. 目录
  2. 书评
loading

医妃太彪悍:邪王宠上天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
博彩娱乐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