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寄南陵第十一章 南疆凰族

  1. 背景色
  2. 字号
    默认 特大
  3.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4.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5. 帮助
  6.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十一章 南疆凰族

小说:桑寄南陵 作者:阎骨 更新时间:2017-12-19 21:58 字数:2455
  刚一落地,又有两支翎羽朝她双目射来,沈寄桑又惊又怒,将怀里的罐子一抛,徒手抓住两支暗箭,说时迟那时快,一个紫衣女子十指成爪,向她命门捉来。

  沈寄桑足尖一挑,止住攻势,身子借力向后撤去:“你是什么人!”

  女子怒吼:“大胆贱婢,坏我好事,今日定要将你剥皮挫骨,方解我心头只恨。”

  沈寄桑心中了然,当即喝到:“此地机缘,全凭自己,看到了不算,谁得到才是谁的!倒是你,行事如此乖张霸道,你父母知道吗?”

  女子听闻,冷哼一声:“想我南疆凰族,难道还要畏手畏脚?”

  沈寄桑叫苦不迭,自己这是走了为什么狗屎运啊,刚一进来,就被送到boss的领地,折了主力,现在又遇到小BOSS来收人头,到最后,鸢萝那样的,一个史莱姆就能搞定你信不!这和主角被喂小怪升级的设定不符合啊……

  正胡思乱想,系统的提示音适时响起:“凰族,在魔界南疆,其祖上本是凤凰神鸟,伏魔陨落后,其尸坠于南疆,涅槃成尸凰,为扶桑氏。介绍完毕,本次解答不收取任何费用,祝您体验愉快”

  沈寄桑正与那女子对招,听完系统的介绍,默默翻了个白眼,掌上用力,将那个女子拍了出去。谢谢哎,不过我不仅知道南疆,我还知道东荒,西岭和北漠。

  女子羞愤,面色阴沉,手中一甩,白光闪过,一条骨鞭出现在她手中,光滑如玉,却带着森寒的倒钩,一鞭抽来,夹杂破风之声。

  沈寄桑足尖一跃,勉强躲开,鞭子擦着她的身子落下,将岸边的一块青石绞为了飞尘。

  沈寄桑一阵恶寒,好好的一个小姑娘,偏要玩这么凶的玩意,这样可不好!她轻巧的在丛林中跳跃,躲开抽来的鞭子,一边警惕的观察四周,怕被偷袭个正着。

  废话,她可是魔界贵族,肯定会带一两个小弟啊!

  看沈寄桑顾而左右,扶桑岚心中了然,当即冷哼到:“你也太瞧不起本小姐了,想我魔族威武,哪一个不是趟着尸山血海过来的,不像你们人族,还得长辈看着领着!”说完,攻势更猛,鞭鞭致命,恨不能将沈寄桑撕碎!

  你说的太他喵的有道理了!沈寄桑虽躲得有些吃力,却不再畏手畏脚,手腕一转,将九黎抓在手里,左手一挡,止住骨鞭,右手重重砸下,将鞭子固定住。

  “九……九黎!”扶桑岚语带颤音,一脸惊愕:“你……不,你不是魔族,你身上没有魔气!你是谁!”

  沈寄桑也是一脸茫然,大姐,我当然不是魔族,你这跟见了鬼似的,至于吗?

  扶桑岚见她不答,不依不饶的问到:“你是谁!”

  “在下归元宗崇吾峰内门弟子——沈寄桑”

  “沈?”女子闻言,略一迷茫,随即大笑起来:“我知道了,你是当初的那个奶娃娃,哈哈哈,我当是谁,原来是沈家余孽,可你居然没死?不过,沈家凰血确实精纯,但是身怀无价宝,却不知如何去用,还不如尽数归还,我扶桑一脉才是正统,与人族苟合,就已经污了贵族头衔,我凰族不灭你,老天都看不过去!”

  信息量太大,沈寄桑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系统叮咚一声发音:“开启支线任务——灭门之祸——获得辅助道具——丢失的记忆——正在上传——上传完毕……”

  沈寄桑这边还处于迷茫期,脑袋却忽然传来椎刺般的疼痛,她一下子惨叫出声,眼前忽然涌上了绝望的血色,四肢黏腻,沾满了无尽的鲜血,族人授首,血流飘橹,父亲为保护她们,被魔族残杀分食,婶婶,伯母,乃至于母亲,都被摘下头颅,悬挂成尸林,一个七八岁的金袍少年,眼角染血,将她塞进米缸:“阿桑别怕,哥哥与你玩躲猫猫,不许出声哦。”

  光影重合,沈寄桑仿佛与米缸中那个幼小的身影合二为一,黑暗和恐惧将她团团包围,一股寒意弥漫……

  趁着她走神的功夫,扶桑岚借机将骨鞭抽回,蓄力向沈寄桑脸颊抽去。

  沈寄桑本能的抬起头,眼睛确是骇人的血红,她将九黎弃之于地,徒手抓住了来势汹汹的鞭子,倒刺刺入手心,鲜血淋漓却不自知,脸上仍然是那副迷茫的神情:“哥?哥哥……沈……沈寄槐……槐……”

  看她这般失神,扶桑岚心中大爽:“你哥哥?呵呵,他的身体倒是很好用呢,居然助少主三变成雏凤,令人羡慕的紧呢,不过你也别急,等你死后,取你残魂,将九黎诓回魔界,你与沈寄槐一母同胞,想来少主也不会被拒绝!”

  沈寄桑置若罔闻,她抱紧自己瘦小的身体,瑟缩在黑暗中,鲜红色的血液弥漫过来,她无助后退,却不小心撞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她向后望去,只看到男人温柔的侧颜,低沉沙哑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主上!”

  夜色一下子被撕裂,一株高大的柳树遮天蔽日,仿佛要将天给捅破,巨大的锁链铮铮作响,却已经无可奈和。

  扶桑岚只觉得鞭子那头越攥越紧,沈寄桑掌心的血如同断了线的珠子,不断低落,又不断被九黎吸收。九黎颤鸣的更加厉害,沈寄桑整个人气势攀升,宛若九天神魔,扶桑岚一下子慌了。

  她掌上用力,想将骨鞭抽回来,沈寄桑神色已然清明,九黎腾空,发出一声清啸,竟然讲骨鞭震的一节节的碎裂开来!

  扶桑岚一下子瘫软在地:“不,不可能,怎么会……”

  沈寄桑平静的望着她:“我兄长呢?他还活着吗?”

  闻言,扶桑岚仿佛一下子找到了高傲的资本,狰狞大笑起来:“他被我少主夺舍,纵然现在还有一丝丝魂力,但迟早会永世不得超生,成为我凰族统一魔界的垫脚石。”

  多说无益,沈寄桑举锤向扶桑岚砸去,两支翎羽却极速向她射来,沈寄桑随手一挡,翎羽撞在九黎上,被震了个粉碎,扶桑岚却被一个小巧精悍的老者提着,飞速向林中逃去。

  沈寄桑看着面前拦路的铁塔般的男子,一声冷哼:“不想死的就给我让开!”

  塔木声如洪钟,同样取出一双巨锤:“纵然死,也不能让你伤了小姐性命”

  “愚忠!”同一境界,又有灵宝的差距,你算个屁!

  片刻之后,沈寄桑脚步不停,追上了眼前疲于奔命的二人:“所有人都可以,只有你,必须死,吸我沈家一口血,你们扶桑氏,就拿全族的命来换吧。”

  那老者头皮发麻,讨饶道:“小友得饶人处且饶人,今日结一桩善缘,日后有望认祖归宗!”

  扶桑岚披头散发,状若疯狂:“杀了她,户长老,杀了她!”

  “呵”沈寄桑速度提快,杀气更浓:“认祖?归宗?就你们?那你听好了,我沈家家主——沈寄桑誓要灭扶桑氏满门,今日,就从你开刀,以你之血,祭吾之刃!”

  ……

  末了,沈寄桑甩掉九黎上的血迹,没想到,有一天,自己竟然也会杀人,她的身子轻轻颤抖,说不出是因为恐惧还是激动!

  平静了一会儿,沈寄桑一回头,却看到了树荫下的人影!

  师父!怎么会!

  刚刚,他看到了多少!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1. 目录
  2. 书评
loading

桑寄南陵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
博彩娱乐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