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品仙妃,纨绔神君不安分九,醉过方知情浓

  1. 背景色
  2. 字号
    默认 特大
  3.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4.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5. 帮助
  6.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九,醉过方知情浓

小说:一品仙妃,纨绔神君不安分 作者:沐神一 更新时间:2017-12-19 23:26 字数:2101
  我揉了揉朦胧的睡眼,暖光碎影中,正好与一双暖意融融的目光相对。

  春晨的阳光轻柔,勾勒着他迷人的侧脸。鸟儿在枝头低语,昨夜的花苞已轻放笑颜……

  昨夜,千烈抱着我,我们对着星月,说了许久的话,也不知何时困了就倒在他的肩头,扯着他的长袖呼呼睡去了。

  良辰美景奈何天。今日的幸福终将在日落时分随着太阳消散不见,若是每日醒来,他都在,那该有多好……

  我摩挲着他的脸,内心含悲而面容浅笑地望着他。

  “丫头,在想什么呢?”他温润含笑,捋了捋我披散的发丝。

  我扭头看向一边,“我没想什么呢!”

  他好似想起什么,“等我一会儿!我去去就回!”才说罢,便风驰电掣般飞上云头向北而去。

  我心中气极!说好的,只要好好陪我一日,难道还放心不下北界么?

  我在附近找了一汪泉眼梳洗,我揣着怒气怔怔地坐了许久。

  他回来时,紧绷着脸。

  我心中顿觉不妙,难道出了什么事。

  我紧张地望着他,不料想他以迅雷之势在我的发间别上了什么东西。

  我在发间摸索取下,竟然是一支极美的血玉海棠簪!红白二色疏密相间,好似白雪落红梅,飞花坠流瀑。

  “你就是去取这支发簪么?”我似嗔怒,不过心底还是溢出了藏不住的喜悦和幸福。

  “很久之前寻到一块上等血玉,玉质色泽像极了中元宫的海棠,就想着做一支发簪在你生辰送给你,雕了许久,先是怕你不喜,后来总觉送你发簪不妥,迟迟犹豫……”

  “我很喜欢!你为我绾发束上可好?”

  我静静闭上眼,他温热的指尖缓缓抚过我的青丝,酥酥痒痒。

  据说,凡间深爱妻子的丈夫会替她绾青丝、描娥眉……我的嘴角不禁泛起笑意。

  突然,我原本闭着的双眼竟然浮现出千烈充满杀气,仇恨决绝的眼神,他的浑天神戟深深地刺进我的心口……

  我突然心口剧痛,我叫喊着睁开双眼,若不是他及时扶着我,我差点往前栽去。

  “丫头,怎么了?”

  “我……我……”我眼中噙着泪,竟说不出话来。

  怎么会这样?我怎会预感到这样一幕?

  千烈惊疑担忧地看着我。

  我要告诉他我看到的吗?不,千烈肯定会觉得是血玉海棠簪作怪拿走它……这是他送我的第一份礼物,是我们的……定情之物。

  “我……我修行的时候误伤了自个。”我搪塞道。

  他眉头紧锁,积盛仙气在我的各脉游走。“丫头!不要瞒我!”

  他探查了一番仍未察觉有异,仍然是眉头紧锁。

  原来,他是这样担心我。我心中欣喜,不禁在他的眉头轻轻一吻,调皮地看着他:“后来在西界与人斗法受伤了,所以偶尔心口疼……现在已经没事了!”

  千烈还愣愣地没有反应过来我对他的非礼,继而脸涨红了。

  我看着他的反应哈哈大笑,他忽地挑起我的下巴,一记深深的吻印在我的唇上,似乎如此还不够,他贪婪地轻扣着我的唇齿。柔软,温热……

  四周的风静了,万物也回到初始,只有深谷幽兰初遇神泪,照亮了世间万物。

  我也贪婪地勾住他的脖子不放,一记又一记地深吻相还,似乎想把千万年的爱一瞬倾尽……

  道是山中岁月悠长,可短短一瞬夕阳便西沉。

  终是,到了分别的时候。

  夕阳下,芳草萋萋。

  他蹙着眉,“丫头,你是不是见过仙缘册了?”

  我压住心中所有要流露的情绪,朝他无所谓笑笑:“嗯!你会和玄青成亲,放心,我不会去妄改你的姻缘!”

  “那你呢?”

  我仍旧嬉笑着:“我会嫁给一个王八蛋!”

  他眉头一蹙,“什么?”

  “逗逗你啦!我会嫁入神界,成为仙妃,东界当年的冤屈就有机会查清了,凤族也有机会能重聚清许山。这也是我想要的。”

  千烈突然将我抱在怀中,吻着我的发丝:“丫头,是我负你,是我……”

  “有这一日,我已足够。寒千烈爱过凤栩,凤栩也爱寒千烈。够了,真的……”我深深吻住千烈,默默运了仙力,将藏在嘴里的忘情丹渡给我最爱的人。

  千烈似乎察觉到了,可为时已晚,他眼中又怒又悲,眷恋不舍地看着我:“丫头,你……”

  他想要运力,眼皮却愈渐沉重,高大的身躯瘫软在我的肩头。

  我默默在他唇上含泪一吻,挥手洒下万千的光芒造了个结界后,飞上云头转身而去……

  千烈,还是我更了解你。

  我不愿忘,你怎愿忘?

  你不愿让我铤而走险?我又何忍你以身犯险?

  你还有寒月族,还有你的兄弟和族人……

  我们这不被天地祝福的爱,你忘了也好。

  可是,我这份幸福,我想守着,千秋万世,沧海桑田,我拥有过寒千烈,我拥有过如此浓烈的爱。

  血玉海棠簪为证。

  红,是海棠的红,白,是月光的白。

  千烈,我替你造了一个梦:

  梦里我们把酒言欢,曼舞欢歌,却无关风月。

  酒醒后,也无风雨也无晴。

  一切于你,是一场梦,大概是最好的罢!这样你才会心无旁骛地掀起玄青的红盖头,完成你的遗命,她会陪着你征战北界,然后你们生儿育女,喜乐一生……

  这样最好,这样最好。

  也许我会带着这个最美的梦一直做下去,也许有一天我累了我会想忘记你……

  我已经不记得我从何处弄了许多酒,在中元宫海棠树下疯疯傻傻不知醉了多少日。

  突然在一阵刺骨的寒冷中清醒过来。

  我竟然被扔进了瀑布中!

  “谁……是谁?!”我拼了命从水中腾起,暴怒地吼着。

  一身深蓝海水龙纹锦袍的男子荡在海棠树枝上。

  见鬼!那不是楚些吗?

  他一脸漠然地指了指我:“你……馊了!该去洗洗澡!”

  “你竟敢把我扔进瀑布!?”

  “你不自己洗,难道要本爷给你洗?”

  我感觉胸中一口老血快要被此株奇葩气得喷涌而出。这种扫把星,还是眼不见为净。

  我白了他一眼,正要往中元宫里走。

  “嗳嗳嗳……去哪?醉糊涂了吧!跟我回神界!”他从树上跃下拦住我。

  我竟忘了我答应他替他准备寿礼的事!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1. 目录
  2. 书评
loading

一品仙妃,纨绔神君不安分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
博彩娱乐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