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婚宠:娇妻难驯第29章 叶梓琳死了?

  1. 背景色
  2. 字号
    默认 特大
  3.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4.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5. 帮助
  6.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29章 叶梓琳死了?

小说:第一婚宠:娇妻难驯 作者:纳兰安心 更新时间:2017-12-20 08:00 字数:3287
  “白萱”两个字一出口,立刻让白萱心脏跳停了一拍。

  他鲜少指名道姓地叫她的名字,从来都是“小五小五”这样唤她,是五个姐妹中的独一份。

  每次他笑悠悠地称呼她的全名,都是她犯了错惹他动怒的时候,这也预示着,她要惨了。

  修奕脾气耐性都不太好,这几天本就气不顺,刚刚处置了千红,白萱偏偏又来招他,明摆着往他枪口上撞。

  “啪啪……”

  他掰过她的身子,毫不留情地在她的身后落下两掌,巨大的掌力有打进肉里的感觉,疼得白萱半天都张不开嘴。

  等到她反应过来的时候,来不及呼痛,眼睛里立时冒出了眼泪。

  疼,太忒么疼了……

  这是人肉巴掌吗,这简直是铁砂掌啊!

  她委屈得简直无处分辨,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狠狠地瞪着修奕,敢怒不敢言的模样让人怜爱。

  修奕这回是真恼了,非但不哄她,反而变本加厉地在她身后又拍了两下,斥道:“再敢瞪,就把眼珠子挖出来!”

  白萱从没挨过他这么狠的巴掌,一时之间除了疼几乎都表露不出其他情绪,紧抿着唇,不肯求饶,作势要跟他扛到底了。

  见她这个样子,修奕的巴掌再落不下去,倒不是心疼,而是失望了。

  别人若是敢惹他,他可以连眉头都不皱一下就出手对付。

  该伤的伤,该死的死,赚不来他一丝一毫的心疼,他根本不在乎。

  可是白萱不一样,他骂她一句,自己就要难受好久;打她一下,比自己受了伤还要疼。

  他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但事实就是如此,在她面前,他完全不受自己控制。

  可白萱是不懂他的……

  每个人在这世上都是独立的个体,他不指望别人能了解他,甚至很讨厌别人窥探他,可他却希望白萱是能够懂他、理解他的。

  但她的心太大了,那里面装着很多很多的人,他并不是唯一的一个。

  修奕站起身,神色冷峻地看着趴在床上暗自垂泪的白萱,冷冷道。

  “从今天起,给我乖乖呆着,哪儿也不许去,再敢惹是生非,我打断你的腿!”

  撂下一句话,他转身走了出去。

  白萱就这样静静地看着他的背影,满眼写满了不可置信。

  不是吧,她不过顶撞了他一句,这样就被关禁闭了?

  太没人性了吧……

  白萱一脸生无可恋,直直地朝后倒去,蹭到了屁股上的伤,不由皱眉哀哼了一声。

  真是下死手的,一点儿都不怜香惜玉。

  ……

  白萱要是能乖乖听话,她就不叫“白小猫”了。

  修奕前脚一走,她就打听千红的情况,得知大姐就在同仁医院,踩着达达的猫爪飞奔过去。

  她实在是担心得很,修家的家法残酷严苛,但因着这些年修奕在家的缘故,已经许久不曾动过真格的了。

  如何能闹到进医院这么严重?

  千红伤得果真不轻,但并非修奕亲自动手,而是直接带到小祠堂由管家施责。

  挨了三下马鞭,背上皮开肉绽。

  “家法伺候”这种事情在港城豪门世家之中是司空见惯的事情,甚至港城的律法中依旧保留着鞭刑,和新加坡鞭刑有的一拼。

  白萱坐在床头伺候大姐吃饭,忍不住埋怨道:“管家伯伯下手真狠,我算是看出来了,他平时的慈眉善目都是装的。”

  千红咽下一口粥,说了句公道话,“管家伯伯已经手下留情了,换做奕少,三鞭子下去能要我的命。”

  “怎么可能。”白萱忍不住为修奕打抱不平,“奕少脾气虽然差了点,心肠还是软的,我就没见他真的用鞭子抽过谁。”

  千红睨她一眼,没好气道:“心软那也是对你的,我们可没这么好命。”

  白萱刚要反驳,蓝岚在一旁帮腔道:“可不是,我还记得刚开始学骑马的时候,你差点被马伤了,奕少一鞭子抡过去,把马打个半死。那时候奕少才十几岁吧,那股狠劲简直是我童年的阴影,想起来都打哆嗦,我还记得当时驯马师说,咱们奕少是个狠角色。”

  那时候白萱还小,很多事情都记不清楚,只后来听管家说那匹马一直是修奕的宝贝,马受了重伤之后很快就死了,他难过好久。

  其实一直以来她都是清楚的,修奕对她已经宠到了骨子里,她也不愿意惹他生气,可有时候性子上来了,就是忍不住。

  她打定主意回头要好好哄哄修奕,耳边忽然飘来千红的一声叹息。

  “可惜我说话不管用,奕少这次,是真的跟叶家杠上了。”

  白萱闻言心中也不由一沉,即便她在医院养伤,外面的动静也略知一二。

  那天被警察带走的几个打手在狱中暴毙而亡,死相痛苦。

  他们供出了叶梓琳雇凶杀人的罪状,邵浚南也将那晚在游轮白萱被有预谋袭击的监控递交警局。

  公安到叶家拿人,叶家父母却先一步将叶梓琳送往海外,坐直升飞机远赴美利坚,结果飞机中途失事坠毁。

  飞机残骸已经找到了,叶梓琳的尸身却没有找到。

  叶家父母痛心疾首,跑到修家来闹,指控修奕是杀害叶梓琳的凶手。

  面对指控,修奕只冷冷的用三个字做了回应。

  “她该死。”

  叶承霖将修奕告上法庭,声称他是杀人凶手。

  可经调查,叶梓琳乘坐的直升飞机是因为跑错了航线,又遇到气流问题才出的意外,和修奕半点关系都没有。

  相反叶梓琳犯的事才是证据确凿,又在逮捕期间畏罪潜逃,就算人没死,后半辈子也得在监狱里过。

  “游轮事件”在媒体的大肆渲染下在港城引起轩然大波,随着盛域集团和叶氏集团的正面对抗,港城的商业圈一时间烽烟四起。

  蓝岚眯着眼睛道:“事情闹得这么大,肯定惊动大少爷了。”

  一句话出口,白萱和千红脸色都是一白,大少爷要回来了吗……

  三个人若有所思,病房门被轻轻一敲,继而推开,走进来一个清丽脱俗的女人,穿着一身橙色的衣服,容貌倾城。

  看着目瞪口呆的三人,程橙淡淡一笑,“怎么,都不认识我了吗?”

  ……

  白萱最先反应过来,一个猫步扑上去给了程橙一个熊抱,激动地喊道:“三姐,你回来了!”

  程橙浅浅一笑,不着痕迹地从她的怀抱中挣脱出来,冲千红和蓝岚微微点头,“大姐、二姐。”

  千红在床上艰难起身,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

  “回来了……可惜青儿不在,咱们姐妹,好久没聚在一起了。”

  “这种大团圆的日子,怎么能少了我?”

  沐青应声而入,手里拎着大包小包的食物,全都是每个人爱吃的。

  姐妹几个,或靠在床上,或坐在床下,扎成一堆聊着各自遇到的趣事。

  病房里时不时爆发出欢声笑语,声音像银铃一样。

  千红、蓝岚、程橙、沐青、白萱,是修家的五个养女,模样、脾气、禀性各不相同,却被命运的锁链紧紧缠在一起。

  五姐妹中,最精明能干的是大姐千红。

  二姐蓝岚嘴巴最厉害,也最特立独行。

  三姐程橙智商最高,被修家大少爷带在身边做他的特助,性情淡漠,沉静清冷。

  四姐沐青最是乖巧听话,是修奕事业上的得力干将。

  至于小五白萱,是最古灵精怪的一个,因为年纪最小,嘴巴又乖,深得姐姐们的宠爱,也是最会撒娇的一个。

  “三姐,你这次回来能呆多久啊,我都好久没见你了,今晚我能跟你挨在一起睡吗?”

  白萱半揽着程橙的脖颈,声音带着撒娇的意味,软软糯糯的。

  程橙轻笑着将她的手放回去,不咸不淡地说了句,“我倒是不介意,但奕少能同意吗?”

  一句话出口,场面顿时很精彩,众人心照不宣地朝白萱望过来,女人专属八卦脸看着她,挑眉的挑眉,咋舌的咋舌。

  修奕和白萱的事情已经成了修家公开的秘密,姐妹们由最初的不同意也渐渐变得接受,有时候甚至会出言调侃。

  白萱被姐姐们打趣得有些害羞,小声嘟囔道:“他有什么不同意的,身体是我自己的,跟谁睡我说了算……”

  “呵。瞧给她硬气的,谁今天还被奕少拍了几下狠的来着,脱下裤子来给我们瞧瞧,看看消肿了没?”

  蓝岚喷出一口烟雾。

  众人哄堂大笑,白萱小脸挂不住了,作势上前捂住二姐的臭嘴。

  姐妹们闹成一团,唯有程橙远远地看着,安静地做吃瓜群众。

  笑够了,千红凝眸看着程橙道:“橙橙,在英国看过心理医生了吗,那个毛病,还没好?”

  气氛顿时安静下来。

  白萱也不闹了,一脸关切地望着程橙,“是啊三姐,你总是这样不与人接触,找对象会很成问题啊。”

  另外三个人的目光齐刷刷地朝她射过来,白萱顿时有种芒刺在背的感觉,眨巴眨巴眼,“怎么了,我说的不对吗?”

  沐青无奈地戳了一下她的脑门,嗔道:“你能不能不要总是满脑子的风花雪月?”

  白萱无辜地摸了摸脑袋,嘟着嘴道。

  “事实嘛,像三姐这样的绝世美女,多少男人拜倒在石榴裙下,却只能远观,多可惜啊。”

  程橙淡静一笑,语气有些轻叹,“你用不着操心我,还是多操心操心你自己吧。”

  白萱不以为然道:“我有什么好操心的?”

  其他三朵金花却听出了程橙的言外之意,颇有些紧张地看着她,“怎么,是不是大少爷那里……”

  程橙笑容一敛,郑重地对白萱道:“小五,接下来我跟你说的每一句话,都不是玩笑话,你一定要记得牢牢的。“

  白萱被程橙的严肃态度侵得心中一紧,立刻收起了玩闹的心思,恭敬道:“是。三姐请讲。”

  程橙轻轻启唇,话音刚落,白萱的脸就白了,什么?!
纳兰安心 说:由于调整章节的原因,原谅我非常尴尬地停在了这里,叶梓琳的戏份暂时告一段落,然而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山雨欲来风满楼,后面的剧情会更加精彩,宝贝们,明天见~还有,多多评论哦,么哒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1. 目录
  2. 书评
loading

第一婚宠:娇妻难驯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
博彩娱乐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