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令 .夭夭花事第七十一章 遇刺

  1. 背景色
  2. 字号
    默认 特大
  3.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4.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5. 帮助
  6.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七十一章 遇刺

小说:将军令 .夭夭花事 作者:风信子袅袅 更新时间:2017-12-19 20:39 字数:2267
  季玥和老太君在太后宫里用了午膳,又陪着太后说了会话,见太后有些疲累了,才起身告辞。

  出了宫门的时候,端木尧让德公公来传话,他暂时不能走,让季玥跟老太君先回去。季玥也就和老太君同乘了一辆马车。

  “玥娘,有些事,该让你知道了。你还有个姑母,就是原皇后,太子的母亲,端木蕙,她是我国公府的嫡长女。”老太君似有所思的看着季玥,眼里满是哀伤。

  那个女儿,自幼就被她背在背上,征战沙场,养成了她比男儿还要强的性子,可是偏生就喜欢上了皇上,那个文弱书生,还助他夺嫡,可是最后,也是最残酷的,为了那个人,她献出了生命。

  季玥还没想好说什么,就觉得马车突然震了一下,随即飞奔了起来,季玥反应极快的扑过去,紧紧的抱住了老太君。

  “怎么回事?”老太君的没坐稳,差点摔出去,被季玥一抱,重重的压在了季玥的身上。

  季玥没感觉到什么,扶老太君在颠簸的车里坐稳,自己爬到了车前,一撩开帘子,就傻了。拉车的马像疯了一样往前冲着,惊的街上的行人乱窜,而车夫却不知什么时候不见了,季玥犹豫了一下,想要爬出去试一下能不能控制马车,却被马车一震,重重地又摔了回去。

  “老夫人,玥儿!坐稳了!”邱舒逸犹如从天而降的神仙般,稳稳的坐在了疯狂的马背上,先控制住了马车,才回过头来看季玥,刚要伸手把他们扶出来。

  就这么会功夫,几个蒙面的黑衣人已经落在了他们面前,把他们围了起来。邱舒逸冷笑了一声,撩起了长袍掖在腰间,随手又抽出了一柄软剑,笑容浅淡的说。

  “玥儿,呆在车里别出来。”说着挥剑挡住了扑向季玥的黑衣人,和他们厮斗了起来。

  季玥回身看向了老太君,不由得锁紧了眉头,老太君似乎被撞的不轻,脸色苍白。

  “祖母,你怎么样了?舒逸哥来了,他在外面挡着那些人呢!”季玥回身抱住了老太君,感觉到了她身上的悸动。

  “我没事,老了,撞了一下就浑身疼,可见着平素养尊处优惯了,筋骨都酥软了。”老太君苦笑着,半靠在了季玥身上。

  “祖母,您是伤着哪了?”季玥伸手想要摸摸老太君身上,看看伤到哪了,可是老太君竟然拎起拐杖砸了出去,整好砸在了一个扑过来的黑衣人身上,车外一声惨叫之后,老太君歪倒在了季玥怀里,大口的喘息着。

  “属下等救驾来迟,望夫人赎罪!”车外传来土的声音,还有更大的厮杀声。

  “该怎么做,你们知道!”季玥把老太君放下,让她躺在车里,才发觉自己也是浑身无力,跌坐在了老太君身边。

  “玥娘,你怎么流血了?”老太君也吓了一跳,刚舒缓了呼吸,就发现季玥的腿上流下的血液。

  季玥也觉得浑身都疼了起来,好似要被撕裂般的疼,就在意识渐渐模糊的时候,邱舒逸撩起了帘子,看了进来。

  “玥儿,怎么了?”邱舒逸被季玥的脸色吓到了,也看到了她身上的血,跳上马车,一把抱起了季玥。

  “玥儿,怎么回事?你这是怎么了?”

  “哥,有你真好!”季玥咧了咧嘴,她知道她是安全了,意识也终归消散了。

  邱舒逸觉得自己要疯了,顾不得自己身上的伤,抱起季玥一纵身,连土都没理,就飞奔向了长街尽头的医馆。

  土只愣了一下,回身去车里抱起了老太君,也往医馆奔去,身后是木和几个暗卫,在处理善后。

  端木尧闻讯赶来的时候,季玥已经被邱舒逸送进了医馆,面对着一脸恼怒的邱舒逸,端木尧无心理会,只想要冲进去找季玥。

  “你告诉我,玥儿是被你强迫的是不是?”邱舒逸有些不敢相信,他的玥儿居然是流产,她昨日才和将军成亲,今日流产了?难怪他们那么急的要成亲。邱舒逸有些不敢相信,他的玥儿是那么的纯净无暇,怎么会。。。一定是这个人,是了,那阵子,玥儿独居在农庄里,不是这个人逼迫,她怎么可能。。。

  越想越气,邱舒逸不等端木尧说话,抡拳砸了过去。

  “玥儿怎么了?她出了什么事了?”端木尧接住了邱舒逸的哪一拳,两个人就在医馆院里打了起来。

  “哎呀!住手!快住手!两位要打出去打,我这里是医馆,不是比武场!”医馆的大夫出来,急的直哎呦,他在院子里晒的药,都被这俩人给砸了啊!

  “你快说,玥儿怎么了?”端木尧避开了邱舒逸,一把抓住了哪老者,急急的问道。

  “老太君伤的不重,就是年岁大了,有些受惊。那个年轻的夫人,刚怀了一月的身子,就流产了,到现在还晕迷着呢。”

  “玥儿?”端木尧心里一泠,月余的身孕,也就是说那次在玉佛寺后山,端木尧抬步就要进里间,却被邱舒逸拦住了。

  “放心!玥儿是我的妻!”端木尧说不清那会心里的感受,他的孩子,只怕连它的母亲都不知道它的降临,就那么去了!

  “尧哥儿。”老太君在里屋叫了一声,她听见外面的声音了,也听见了那孩子居然。。。只是她相信那孩子,不是别人说的那么不堪。

  “祖母!大夫说您需要静养,您没什么事儿,一会儿就让土送您回国公府!”端木尧赶紧的进去,跪在了老太君面前,是他疏忽了。

  “玥娘那孩子。。。”

  “那是我的孩子!月前,在玉佛寺,玥娘中了长公主的迷香,才会和孙儿暗结珠胎,不会错的!”端木尧很怕老太君有了猜忌,会对季玥生嫌。他不要!他要他的玥儿幸福快乐!他要他的家人都和他一样宠着她,疼着她。

  “今日之事,彻查!就说我老婆子受了重伤,一定要查出来,给玥娘一个交代!”老太君摸了摸手上的珠串,眼里闪过一抹狠戾。

  那是国公府期盼的增孙子啊!老太君闭了闭眼,她从未怀疑过季玥,如果不是自己的孩子,端木尧不会那么急着要娶季玥,她一直看好两个孩子。

  “去吧!好生陪着她,女人最看重的就是孩子了!”老太君的声音苍老而战栗。

  端木尧走进另一间房里,就看见他的玥儿,躺在狭小的木床上,脸色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邱舒逸冷冷的站在边上,似乎不愿意他靠近。

  “孩子是我的,玥儿知道!我们做了什么,她都知道!”端木尧的目光从始至终,就没离开过季玥,他很想过去抱抱她,问她哪疼,可是哪位大舅兄就跟凶神一样,挡在眼前,不许他靠近。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1. 目录
  2. 书评
loading

将军令 .夭夭花事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
博彩娱乐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