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令 .夭夭花事第六十九章 美梦

  1. 背景色
  2. 字号
    默认 特大
  3.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4.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5. 帮助
  6.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六十九章 美梦

小说:将军令 .夭夭花事 作者:风信子袅袅 更新时间:2017-12-18 20:49 字数:2211
  午夜梦回,季玥动了动酸软的身体,感觉到了身后那具结实温暖的怀抱,大手很霸道的揽着天的腰肢,心里说不清的情绪。看在另一个世界里,她的丁尧也是这样,必须搂着她才能睡的安稳,尤其嫣然出事以后,每到半夜,他还会用手摸着她,感觉着她的呼吸,感觉着她的存在,才能睡着。

  “玥儿,怎么了?是我弄你疼你了?”端木尧伸手摸到了女人脸上的嘞,吓了一跳,坐起来把女人抱在了怀里。

  “我,我。。。。”季玥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说她想另一个世界的人了?端木尧会不会以为她疯了?可是他问的是她疼不疼,她又要怎么回答?疼么?这具青涩的身体,初尝人事,确实很疼,可是她能那么说么?季玥囧囧的窝进了端木尧的怀里装死,脸上却满是云霞。

  “玥儿害羞了?我们已经是夫妻了啊。”端木尧坏坏的轻咬了咬季玥的耳垂,惹得季玥想躲,可是却无处可躲,只能继续装死,却是没能忍住身体的反应,轻哼出了声。

  端木尧轻声的笑了,他也早就忍不住了,昨夜洗漱完了回来,小东西就窝在被子里,被他拎了出来。笑话,洞房花烛夜,不做点什么,是不是有点失落啊!可是他还没敢用力呢,小丫头就已经连连求饶了,若不是看在,她年纪尚小,又辛苦了一天,还被吓到了,他能放过她才鬼。只是这夜半醒来,小东西什么都没做,就勾起了他的本能反应。端木尧向来觉得自己自控能力很好,可是这一刻却发现,向来自信的自己,在眼前这个小女人面前,什么都没有了,只想要她,想要品尝她的甜美,再然后什么什么都没有了。

  红烛高照,鸳鸯账暖,而季玥却缩在男人怀里,连一丝力气都没有了。

  听见门外秀云来提醒,该去国公府敬茶了,端木尧睁开眼睛,看了看怀里的小人儿,眼里满是宠溺。这么多年了,他还从未对女子有过这样的感觉,好像在她面前就无法克制自己的情绪,在她面前就只想拥有她,疼爱她。之前和花季芸的婚姻里,他也没有过这种心情,只觉得这个女人甜美的令他舍不得放手,只想揉进他的骨血,合二为一,永远都不要分开才好。

  秀云再一次提醒的声音传来,端木尧才暗哑着声音应了一声,却没叫她们进来,而是起身拿过季玥的亵衣肚兜,亲手一件一件给她穿好,又整理好自己,才叫了秀云进来。

  秀云带了几个丫鬟婆子进来,笑着给坐在床上揉着惺忪眼睛的季玥道喜,之后过去服侍她洗漱。

  “姑娘,哦,不,夫人,昨儿夜里大姑娘就被送回绣楼去了,伤不是很深,就是受了些惊吓。”秀云觉得那姑娘就是活该,她自己进来跟姑娘胡说八道,姑娘没和她计较,她还有理了?

  “哦!”季玥应了一声,也没往心里去。那丫头是被她娘宠坏了的,小姑娘一个,还不至于让她费心。

  今日秀云给季玥把头发挽起,梳了一个妇人髻,用玉簪固定,依旧用一串珍珠点缀,又插了一根凤点头的金步摇,这才满意的看了看,取来了季玥今日要穿的红色衫裙,一件一件为她整理的很是仔细。

  “秀云,一会儿我要走不了路了!还是简单些吧!”季玥苦着脸,上下看了看自己的装扮,很是无可奈何。

  “姑,啊不!夫人,秀禾他们我让歇着了,昨儿回来好像被责罚了,身子不利落。所以今天就我跟着你行么?”秀云不无担忧的看了一眼,洗漱完回来的端木尧,招呼小丫头们上饭去了。

  “看你把秀云吓到了!”季玥笑着摇了摇头,却被那人一把抓住了手。

  “只要你不怕就好了,她们散落惯了,没点规矩还真不行了。”端木尧说着,把那只纤柔的手按在了胸口。

  “我只要你知道,这里只有你就好!我也只会对你好,就好了!”

  “肉麻!”季玥打了个冷战,想要跑,却被端木尧紧紧的抱住了。

  “干嘛?丫头们看着呢!”季玥挣扎了几下,又用力的捶打了几下端木尧结实的胸口,一脸的恼怒。

  “娘子好香啊!怎么办,不想让别人看到我娘子了!我怕他们会嫉妒!”端木尧笑着抓住那双不安分的手,放在唇边轻吻了吻。

  只有秀云胆大,上前提醒着,还要去给长辈敬茶,俩人这才放了手,安分的坐到桌边,吃饭去了。

  吃了饭,季玥就跟着端木尧来到老太君的松香院,一进屋就看见大老爷端木赫也在座,端木馨被她的丫头扶着,状似极度虚弱的样子,站在他身后。看见他们进来,端木馨的眼里闪过了一抹恨意,只是很快就被她的虚弱代替了。

  季玥抿了抿唇,只当没看见,上前去给国公爷和老太君行礼,敬茶。这一次是真正的媳妇茶,国公爷和老太君欣然接受,还给了不少好东西,看的端木馨都嫉妒了,可是她也只能忍着。季玥又给大老爷请安敬茶,大老爷送了她一个大红封,还有一对精致细腻,价值不菲的翡翠玉镯。端木馨都要尖叫了,那对镯子是母亲好容易淘来,要给自己哥哥娶媳妇时的见面礼。只是这个时候,她什么都不能说,只能看着生气。为什么都那么宠她?不过是一个破落户而已了,竟然得了一家子的宠爱,倒是把她这个国公府的嫡女,冷落在了一边了。

  季玥又给二房三房见了礼,一家人算是圆满了,端木馨才咬着牙走到她面前,就要跪下。

  “大姑娘这是做什么?”季玥忙躲到了端木尧身后,不受她的礼。

  “大嫂,昨日是馨儿的错,不该怨怪嫂子!馨儿给你赔礼了。”端木馨的话是不错,可是哪假装的虚弱,那有半点认错。

  “知道错就好!看你虚弱无力,还是让丫头送你回去吧!”端木尧原本对她就没有多少情谊,这个同父异母的妹妹,自小就骄纵,以前他可以不理,但是她敢欺负季玥就不行了。

  看着端木尧的脸,端木馨还是很怕的。只是她今天不做些什么,她的娘到底哪一天才能被放出来?端木馨咬了咬牙,刚要说话,就听门外有人禀报说宫里来人了,要接将军和夫人去给太后致谢礼。季玥看了一眼端木尧,没说什么。

  “我老婆子也很久没进宫去探望太后了,就陪着你们一起去吧。”老太君接了青丫递过来的拐杖,也起了身。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1. 目录
  2. 书评
loading

将军令 .夭夭花事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
博彩娱乐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