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王独宠小奴妃53刺杀

  1. 背景色
  2. 字号
    默认 特大
  3.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4.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5. 帮助
  6.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53刺杀

小说:冷王独宠小奴妃 作者:如意千影 更新时间:2017-12-19 21:29 字数:2068
  “王爷。”

  在墨寂遥的手碰到门栓的时候 ,祁天宁终于忍不住叫住他。

  墨寂遥的动作停顿了一下,然后缓缓放下来,并不转身,给祁天宁一个过分凉薄的背影。

  “有事?”凉凉的音色不带有任何感情。

  祁天宁的拳头又紧了几分,她抬头,终于鼓足勇气说:“王爷,你对我……就没有一丁点感觉吗?”

  为什么,她来这里已经那么久了,墨寂遥除了上次来找她算账其他时候根本不看她一眼,直接当她是空气,这种无视,有时候是最能伤人的。

  难道要让她就这样孤独到老吗?没有青春没有爱情没有期待,有的是坟墓一样的冷清和死寂。

  墨寂遥这才转身,唇角微弯,带着似笑非笑的弧度。可他的笑太过冰冷,笑容没有一点温度。

  “王妃想要本王对你有什么感觉?”墨寂遥偏头看着她,带着些许疑惑和异样的纯真,似乎他真的不明白一样。

  “你也知道我是王妃吗?”祁天宁略微苦涩的笑了笑,精致的脸上的伤痛似乎并不属于她这样的年龄。“那你能不能稍微关注我一下?我不要求伉俪情深,只要把你对侧妃的关心稍微分一点给我……一点点就好……”

  卑微的乞求,女人特有的柔弱,如果是别人或许真的会被她楚楚可怜的样子折服,可眼前这个人是墨寂遥,他的世界里没有男人和女人的分别,只有敌人,自己人和陌生人。好巧不巧,祁天宁属于陌生人。他觉得,自己对这个陌生人已经做到足够好。

  “王妃,你是觉得现在自己过的不自在吗?那么……你可以走出王府自己去生活,如何?”墨寂遥很友善的提示她。

  王府是他在支撑,钱财也不是天上飘下来的,他能这么供着她吃喝不愁王府也没人为难她这还不够吗?不够去自力更生!

  “你……”祁天宁不知该怎么反驳他,瞬间语塞。墨寂遥是王爷吗?怎么想法这么特别?在天仓国皇宫里,她从没有见过哪个皇兄皇弟有他一样奇奇怪怪的想法。

  “如果王妃觉得现在的生活还不错,就不要再多奢求。”墨寂遥转过身去,眼中有些许哀伤,他抬头,优雅的眸闪着破碎的光。

  “另外不要对本王有任何想法,否则受伤的只能是你。”在他的世界里,有亲情,有友情,却没有爱情。他也没打算爱任何人,因为他的心,是冷的。

  墨寂遥缓缓走出去,抬头看着不远处的天空,有某种压制不住的情绪似乎正在萌芽。

  他不会忘记母妃是怎样的痛苦,那种卑微的爱,刻骨铭心的伤,有时候他都看不清,到底爱会让人更幸福还是更痛苦。所以,他早就决定了不去爱任何人。

  不爱也不会痛,不会伤。

  这辈子,他有楚云悠这样的好兄弟就已经很幸运了。云悠足够强,不用他保护不用他担心。

  在墨寂遥正在沉思的时候,一阵破风声立刻打破了他警戒的心弦。

  一枚五星镖以一种极其刁钻的角度朝他飚射而来!墨寂遥根本来不及多考虑立刻侧身,错步,那枚五星镖就在他面前,险之又险的擦了过去!

  只差毫厘,他就会被这枚飞镖所伤!

  是谁?!

  王府之中,竟然还能混进来刺客!

  墨寂遥蹙眉,全身的肌肉瞬间达到爆发的状态,他就这么牢牢的盯死了五星镖飞来的方向,目光如同冰刃一般,形若有质。

  然后,又是三枚飞刀袭来,后面似乎还带着细细的丝线。墨寂遥脚底用力,轻轻提气一跃而起,三枚飞刀再次落空。

  银色的剑光破空而至,直指咽喉!身穿黑色夜行衣的刺客眼中的寒芒也冰冷骇骨。此刻墨寂遥在空中,无法借力,无法躲避,就这么看着那只剑转瞬来到他面前。

  墨寂遥神色微冷,深不见底的黝黑瞳眸中闪动着某些自信的光芒。

  左手抬起,五指微拢,银色的剑尖就这么被他捏在手中,距离咽喉一寸距离。

  落在地上,墨寂遥侧身一闪,然后猛然一拽,刺客似乎察觉到他的意图,毫不留恋的放开了手中的长剑,手腕一拢,银丝回拉,墨寂遥感受到了那股撕裂般的风声,立刻错步躲开,三枚飞刀回到了刺客手中。

  墨寂遥的神色有些冷,毫不掩饰的森寒声音传出,却出奇的没有怒火。

  “你好大的胆子!?”

  另一边萧染夕悠哉的把飞刀解下来,放进袖口,然后微微屈膝,笑的如沐春风:“王爷,属下表现的如何?”

  对比于上次,她是强了很多,最起码能逼的墨寂遥躲闪,认真对待。

  “还敢说如何?”墨寂遥冷冷一笑,反手把银辉扔了过去,萧染夕接住。墨寂遥冷眸如刀,宛若有质的割在萧染夕脸上。“刺杀王爷,你可知道是什么罪?”

  在星耀国,这绝对是不可宽恕的死罪!无论结局!

  萧染夕丝毫没有恐慌,依旧笑的轻松随意:“属下可连您一根毛都没碰到呢,再说,王爷不是一直想知道属下的本事吗?对比于十几天前,属下是否有进步?”

  呵,真是个胆大包天的小东西。墨寂遥冷冷淡淡的盯着她,说:“怎么,领悟到了?”

  萧染夕点头,回答:“刺客最重要的是一击必杀,在暗处的偷袭,如果暗处变成明处,那刺客就不再是刺客。上次王爷可是有备而来呢……”

  “所以你就自导自演这刺杀的戏码?”墨寂遥冷笑,虽然说心里有些惊,但没有怒。这个女孩一向不按常理出牌,就好像死寂的水面激起的丝丝涟漪,有活物才会有生机。

  小七,你真的是……与众不同。

  “措手不及才能展现真正的实力,属下也想看到王爷使出自己的手段。”但显然,结局很惨。除了第一下的反应有些惊讶之外,后面的攻击对墨寂遥来说都是不痛不痒,游刃有余。

  “凭你么?……还是再练几年吧。”墨寂遥说着,径自离去,甚至心情还有些愉悦,好像发现了新大陆。

  或许他自己也没有留意到,他对萧染夕的容忍程度,已经达到了一种极低的线。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1. 目录
  2. 书评
loading

冷王独宠小奴妃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
博彩娱乐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