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妃当道:王爷请下榻第四十章:蛊人(2)

  1. 背景色
  2. 字号
    默认 特大
  3.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4.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5. 帮助
  6.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四十章:蛊人(2)

小说:妖妃当道:王爷请下榻 作者:绾颜妆 更新时间:2017-12-19 23:22 字数:4088
  虬央的脸色渐渐变得不太好看了。

  从那个箱子搬上来的那一刻起,他就已经察觉到,空气中多了一丝若有若无的血腥味。

  而来源,就是那个箱子!

  他侧头看了看苏柏,发现他的脸上也是不太自然的模样。

  虬央和苏柏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担忧。

  收下这大铁家伙,若是南疆趁机做些什么手脚,恐怕会对西陵不利。

  不收,南墨星步步相逼,如果他以西陵将军在宴会上公然挑衅南疆威严做理由发动战争,他也只能是哑巴吃黄连了。

  这南墨星倒是打的一手好算盘……

  隐藏在面具背后的眼眸渐渐变得深邃,他沉默着,没人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怎的,虬央将军莫不是不想收下……我送的礼物?”南墨星微眯着眼睛,似乎逐渐变得有些不耐烦起来。

  倒是赶紧拆啊,他,可还等着看好戏呢~

  他也想看看,南疆的究极武器,对上这名震四方的虬央将军,到底哪个更胜一筹!

  良久,虬央才缓缓道:“好,臣收下便是。但,请太子殿下让臣带回府里去再拆可好?”

  如果真的如他所想,这箱子里的东西真的不对劲的话,那么让他独自面对,至少……不会伤害到其他的人。

  南墨星却像是铁了心让他现在拆似的,挑起嘴角嘲讽道:“怎么,虬央将军还怕本王送的小小一个礼物不成?”

  这时候,宴厅里已经有些大臣坐不住了。

  这简直就是赤果果的挑衅!堂堂西陵,怎么能让一个战败国这般羞辱?!

  一个说话有些分量的热血大臣站起来了,清了清嗓子对西陵皇说:“皇上,臣请求让虬央将军当场拆开南疆太子的礼物,也让大家开开眼,看看这南疆有什么好东西!”

  言外之意,就是一个小小的南疆,送的什么东西能让他们这么不知好歹挑衅西陵!

  但西陵皇跟那个大臣可不是一样的一根筋,他也察觉到了虬央的表情逐渐变得不太对劲,心下对这个箱子也暗生疑虑。

  “虬央将军,你觉得呢?”最终,他还是把这个问题抛给了虬央。

  前有那箱子扰乱他的思绪,后有南墨星步步相逼,虬央最后还是选择了保守,请求将那个箱子带回去,仔细研究研究再做定论。

  诚然,这个决定惹得大半个朝堂大臣的不满,一时间对他意见四起。

  百果宴结束后,南墨星嘴角带着高深莫测的笑意。

  无论他选择带回去或是当场拆开,最终渔翁得利的,都是他们南疆!

  正好,也试试南疆新发明的蛊人,到底有多大威力!

  虬央回了府中之后,差人将那个箱子抬到了院子,随后遣散了所有守卫跟侍从,独自一个人待在院子里细细端详着。

  他伸手敲了敲,箱子却突然猛的晃了晃!

  准确来说,应该是箱子里的东西动了!

  那东西在箱子里毫无章法的横冲直撞着,似乎想用一身蛮力将它撞开。

  他的神色骤然一凛,迅速抽出了随身带着的短剑,时刻准备对付这个估摸着是一人多高的大家伙!

  渐渐的,捆绑着铁皮箱子的锁链松了,外部也被它的撞击砸出了一个又一个凸起,虬央的脸色越来越凝重。

  他感觉到了,那种血腥弥漫的气味……

  “轰!”

  箱子在那东西的一次猛烈撞击中轰然炸裂,一时间尘烟四起,飞扬的沙砾迷的虬央睁不碍眼。

  然,就在他擦拭眼睛的时候,虬央感受到一道凌厉的掌风正快速从他身后袭来,凭借着多年来养成的本能,他翻身一跃,落在了距离刚才所站位置的三米开外。

  待到眼睛彻底清明时,虬央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刚才站着的地方,早就被砸出了一个半米深的大坑,而坑洞的正中央,伫立着一个身穿黄色锦袍的“人”!

  他再次眯了眯眼睛,将那个“人”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遍,却发现他早已不能称之为人,因为那东西的手臂上青筋突起,血液似乎要将血管撑爆,而他的身上,一块块暴起的肌肉,有些地方的筋脉甚至已经变成了紫色!

  而当他抬起头的时候,那双血红空洞的双眼更是让虬央断定,他,已经不再是有正常意识的人了!

  “吼——”他突然飞扑过来,血口大张,尖锐的獠牙露了出来,五指成爪,长而尖的指甲做出撕裂的动作。

  虬央连忙一躲,并且趁他还在空中停留之际用短剑狠狠刺入了他的腰腹。

  那东西痛呼一声,声音却像是野兽的长啸!

  下一波攻击很快便至,那东西又是一记重拳轰了过来,目标明确,直击虬央的面门!

  虬央想起了刚才半米深的大坑,迅速向旁边闪去,随后故技重施,再次划破了那东西的小腿,淙淙的鲜血流出,他的脸色再度变了变。

  那血,居然是紫色的!

  而且随着血液的流出,一条小小的虫子也吸引了虬央的视线。

  这是……

  虬央蹙着眉,总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但细细一想又想不起来。

  恰好那东西再次发起进攻,虬央来不及多想,飞快跑到长廊的武器架旁,抓起一杆红缨枪就与他搏斗了起来。

  “吼!”那东西似乎变得暴躁起来,趁虬央闪躲的时候,带着暴躁的戾气与狠重的力道,一拳轰在了虬央的脊椎骨上!

  “唔!”他闷哼一声,腿一软差点直接跪在地上,但他硬是撑着长枪站了起来,用尽了全身力气,拔起插在地上的长枪狠狠向前射出,不偏不倚的钉在了那东西的眉心!

  那东西悲鸣一声,“扑通”一声重重的倒在了地上,溅起一地飞沙。

  亲眼看见那个怪物倒下,虬央一直死撑着的身体才软软倒下,双目空洞无神的望着已经被夕阳渲染成橘红色的天空,长叹一口气。

  “终于……”

  “哈……”一道嘲弄的笑声蓦地传入虬央的耳畔,他刚刚松懈的弦瞬间紧绷,然身体却因为刚刚一场战斗的疲惫而动弹不得。

  “什么人?!还不速速现身!”他勉强撑起了身子,却不想刚刚弯起膝盖准备站起来的时候,就被人重重的一脚踩了下去!

  虬央被这一脚踩得直接面朝地摔了下去,鼻梁狠狠撞在了坚实的地面上,若不是即使偏头,恐怕鼻梁骨这个时候早就断了!

  刚才的笑声再次出现,只不过这次倒像是带了一些愉悦,像是得到了心爱玩具的孩子那般愉悦。

  “想不到大名鼎鼎的虬央将军,也会被曾经被你打败过的人踩在脚下的这一天啊……”那声音语调似是轻快的,尽管说出来的话与刚才在宴厅时的翩翩公子形象不同,但虬央依旧认出了他。

  “南墨星,你打的什么主意!”他低声呵斥着,双手则撑着地面,却依旧是徒劳的。

  南墨星轻轻一笑,又是重重的踩了虬央一脚,听到脊梁骨发出“咔吧”一声以及脚下人的闷哼声之后满意的挑了挑眉,俯下身子,那只白皙如玉的手轻轻抚着虬央的脸上的面具,似是在爱抚着自己的恋人一般轻柔。

  虬央没由来的抖了一抖,更加用力的在他的脚下挣扎着,奈何刚才南墨星狠踩一脚的时候,自己的脊梁骨好像是断了……

  靠……

  虬央心中暗骂一声这人的阴险狡诈。

  “你到底想干什么!”

  南墨星不语,只是突然钳住了他的下巴,那双如毒蛇一般的眼睛直直地盯着虬央的眼,声音讽刺:“虬央,你可知,我恨透了你,我父王恨透了你,南疆亦是恨透了你!”

  尽管现在下巴被钳制住,但虬央还是冷笑一声,一点都没有卑于人下的样子,“当年你们南疆屡屡进犯我国边境,你可曾想过边境的老百姓何尝不是恨透了你们?先在跑过来跟我说这些,有什么用么?”

  南墨星眸子陡然变得深不可测,嘴角笑容诡谲,“有,自然是有。”

  他不知从哪里摸出一根鞭子,站起身来,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这上面有白颜蛊的血,抽在人身上的滋味儿,可是相当的销魂。”他桀桀一笑,像踢垃圾一样,狠狠踹了虬央一脚。

  随后,脸色连变都没变,狠狠地一鞭子抽了下去!

  “呃!”虬央面具后的脸立马白了一层,身体里的骨髓像是被万蚁啃噬一般的疼痛。

  明明是冬天,他的额上却渗出了细细密密的汗珠,但他依然咬着牙,不让自己痛呼出声。

  “这才第一鞭就受不住了?不会吧,名镇四方的虬央将军,难道你就这点骨气?”南墨星嘲讽地声音再次响起,紧接着,便是比第一鞭还要狠厉的第二鞭,第三鞭,第四鞭……

  一鞭比一鞭的力道大,虬央的承受力已经快要到达极限,嘴唇也被他咬破,血腥味一时溢满了整个口腔。

  “你到底……想怎样!”虬央吼出声,双拳死死的攥着,手心被他的指甲扣流了血,但比起身上的疼痛,手心这点根本算不得什么。

  “想怎样?”南墨星喃喃自语一声,“自然是……彻底毁了你!”

  他拍拍手,清和便从旁边恭恭敬敬地端过来了一盆盐水。

  南墨星将带着虬央血的长鞭浸泡在盐水里,没给他喘息的机会,又是一鞭子下去!

  “啊!”这次,他终于没忍住叫了出来,身上的伤口浸了盐,更是痛痒难忍。

  南墨星的凌虐还在继续,每抽一鞭子,他就会或轻或重的嘲笑虬央一句。

  “你以为你真的是战无不胜的么?”

  “现在不照样像只狗一样匍匐在我的脚下!”

  “你看看你你现在的样子,呵,真以为你还是那个意气风发的虬央?”

  “不要妄想有人来救你,因为你的那些随从守卫,早就被我通通……杀了!”他笑的邪肆,似乎杀人对他来说只是一件稀疏平常的小事一样。

  “现在的你,也跟那些蝼蚁一样,我不需废吹灰之力便可将你碾死!”

  ……

  而彼时,在司战侯府的苏柏越想越觉得那个箱子不对劲,但由于天色已晚,他想了想,还是决定,第二天早上再去找虬央谈论此事。

  然,当第二天清晨苏柏带着苏亦赶到虬央府上的时候,却看到门外两具死状凄惨的尸体。

  父子俩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出了惊愕。

  他们连忙冲进去,一路上,尽是些死前似是受了极大恐惧而瞪着眼睛死不瞑目的尸体,他们心中的不安也越来越强烈。

  直到赶到虬央卧房那里的时候,他们在地上看到了那个怪物的尸体,以及一大摊已经干涸的血迹。

  “虬央将军!你在哪儿啊!”苏柏焦急喊道。

  苏亦发现墙角草丛里有动静,过去查探,却看到了一个浑身是血的血人!

  “将,将军!”苏亦失声叫道,苏柏连忙赶过来,也瞪大了眼睛看着那个人。

  那人,正是被南墨星整整折磨了一个晚上的虬央。

  此时的他发髻散落,头发上满是泥土和他的血,身上的衣服也破烂不堪,活像是从贫民窟里走出来的!

  唯一完好的,只有他脸上的那张青鬼獠牙面具。

  苏亦语气沉沉地对苏司芍讲述着这件往事,眸中竟是有些湿润。

  苏司芍听着心里也难受,默默往苏亦怀里钻了钻。

  “哥,后来呢……虬央将军他,怎样了?”她声音微微发涩,看着同样难受,或者比她心里难受一百倍一千倍的苏亦,她竟想不出什么话可以安慰他。

  “后来……”苏亦从那种沉痛的思绪中拔了出来,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后来,皇上派了整座太医院里的太医日夜照看着虬央,命终于是保住了,而幸运的是,他身上的伤,除了背部的伤口发了炎之外,其他的伤都是皮外伤,背后的伤也只需静养几个月,便可尽数恢复,疤痕方面,皇上拿出了西域进贡的玉露雪花膏,虽然不能全消,但至少也能保证它们不会再复发。至于那个白颜蛊,也只是让人又万蚁啃噬的痛苦,并无后遗症。可,几天之后,他却失踪了。有的人说在别的地方见过一个带着青鬼獠牙面具的人在游荡,而有的人说……他在攻打别国的时候战死,尸骨无存,再无踪迹。”
绾颜妆 说:莫名觉得南墨星有点病娇是怎么回事啊喂喂喂……那一瞬间我以为我在写耽美啊哈哈哈……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1. 目录
  2. 书评
loading

妖妃当道:王爷请下榻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
博彩娱乐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