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妻来袭:男人,出来接驾第八十九章

  1. 背景色
  2. 字号
    默认 特大
  3.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4.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5. 帮助
  6.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八十九章

小说:狂妻来袭:男人,出来接驾 作者:回鸟 更新时间:2017-12-19 23:11 字数:4005
  “你是?”水牢本就空间狭小,明亮只能依稀感觉到声音是从身后传来的,听得却不是很真切。

  这间水牢本就不单单只有明亮她们这些人。

  “我这都絮絮叨叨半天了,你这还没把我们认出来啊?你们进来的第一时间,我可就认出来了,太不公平了吧?”男人低低笑了一声。

  “闪刺。”陈破红唇微启,淡淡吐出两个字。

  “冰果~果然破破大美女才是我的真爱呀,没白喜欢你,要不是地点不对,真想亲你一个哟~”骚气十足的声音,可不就是之前认识的闪刺。

  “你能别卖骚了么?”又一道清朗的声音传入大家耳朵中,是小四。

  “都怪你贴我太紧了宝贝儿,让人家忍不住就骚了起来~”近一米九的大男人低下头凑近小四,暗哑的声音贴着他耳边响起,让小四敏感地打了个哆嗦。

  两人面对面紧紧贴着对方而站。

  “滚开,死骚猪!谁想贴你这么近似的!离我远点!”小四涨红着脸,将手抵在男人坚硬的胸膛前,想要把他推远点,却发现在这狭小的笼子中根本做不到,不由气闷。

  “咳咳,”白臻臻握拳咳嗽一声,压低声音道:“我知道这么打搅你们可能会显得我有些电灯泡,但是,有人来了,你们注意点影响,打情骂俏晚点再继续呗?”

  “谁和他打情骂俏了?”小四瞪着眼看向闪刺。

  本来挺干净斯文的一个男人,一遇到闪刺愣是被刺激成了动不动就炸毛的傲娇。

  ……

  刑隐跟着霍炎琛大步走向水牢,径直往明亮她们这个笼子走来。

  从明亮她们这个方向看,只能依稀看见许多条腿,根本看不到人。但从霍炎琛这个方向来看,却能很好的把水牢中所有人的情况尽收眼底。

  “老大?”

  霍炎琛在水牢边站定,寒眸不动声色地环视里面一圈,最后在明亮身上定格。

  “先从那个开始。”霍炎琛下巴一点,转身往屋内走。

  “是。”刑隐一挥手,后面跟着的两个黑迷彩打开水牢门,将明亮粗暴地扯了出来。

  “你们干什么?!”明亮皱眉,尖利问道。

  “带走!”刑隐因为带着口罩的缘故,显得声音有些闷闷的。

  黑迷彩们把明亮拖出来后,关上牢门,一路把她架去了一间黑屋子。

  “你们到底要干什么?!”明亮试着想要挣脱两个黑迷彩的钳制,但他们的力气实在是太大了,她根本挣不开。

  “如果我是你,我就会选择安静一点。”黑不溜秋的房中毫无预兆的亮了一盏灯,却显得整间房子更加幽暗,令人窒息,宛如审讯室一般。

  门、窗户、窗帘这些都是给人以压迫感的黑色,并且牢牢紧闭着,让人觉得没有丝毫的希望。只有屋顶一个拳头大小的通风口开着,以便保证空气流通。

  黑迷彩们趁明亮愣神间,用力将她按到一张大椅子上,顺便将她的四肢用皮带紧紧扣住,脖子上没有被忽视。

  明亮整个人被牢牢固定在大椅子上动弹不得,椅子前面三步远的距离处放着一张大桌子,身材高大的男人就站在桌子后面,背对着明亮。

  黑迷彩拿着一瓶药液挂在钩子上,想要扎进明亮的手背。

  “这是什么?”明亮警惕道。

  “营养液。”刑隐踏进门,言简意骇道。

  “你们抓我来,有什么目的?”她试着动了动,发现这根本是毫无意义的,于是安静下来,耐着性子问道。

  “很简单,”男人低沉的声音在屋中响起:“我们只需要我们想要的情报。”

  男人说着,转过身来。他带着一顶鸭舌帽,压低至眼睛,面上带着一个黑色的大口罩,根本无法看清他的五官。 可是,直觉告诉她,站在她眼前的这个男人,就是霍炎琛。

  “什么情报?我不知道。”明亮别过脑袋,肯定地回答。

  “看样子,你是不想配合了?”男人有力的双臂撑着椅子的两端,凑近明亮道。

  “我真的不知道。”明亮盯着他眼睛的方向,一字一句。

  男人骤然起身,冷声道:“不见棺材不落泪,把头盔给她带上。”

  早就在一边准备着的黑迷彩很快将明亮的脑袋塞进头盔。

  头盔上连着各式各样的电线,这些精密的电线一直到连接到旁边的大机器上。

  “这是我们最新研发出来的测谎仪,可以精准的识别你细微的情绪,分辨你是否说谎,接下来,我问,你回答是或不是就好。”刑隐手中拿着一个像终端一样的方形机器,开口道。

  “你是女的?”

  “是。”明亮回答。

  刑隐看向手中的机器,上面的点亮起了绿灯。代表着明亮没有说谎。

  刑隐点了点头:“你是夏国派来的特种军方?”

  “不是?”明亮语气没什么起伏的回答。

  “嘀嘀——”机器上面的警报刺耳的响起。

  “我再问你一遍,你是不是夏国派来的特种军方?”刑隐加重语气问道。

  “不是。”明亮依旧坚持自己刚才的回答。

  “看样子,你是不知道,在这里说假话的后果啊?”刑隐深深皱起眉头,严肃道。

  “我再问你最后一遍,你是夏国派来的特种军方吗?”

  “不是。”明亮丝毫不为刑隐的话所动。

  “给她注射神经三号毒素,2cc。”一旁的男人打断继续准备逼问的刑隐。

  神经三号毒素是特地针对人的神经研发出来的毒素,不会对身体实质造成什么伤害,确实会让人感觉剧痛无比,让你每一根骨头都叫嚣着痛苦。

  每个人的体质不一样,对痛感的承受力也是不一样的,一旦过了那个点,整个人就会崩溃,轻则半身不遂什么的,重则当场死亡都是有可能的。

  “你们居然用神经毒素?!你们这是违法的!违法的知不知道!”明亮情绪开始变得激动,忍不住挣扎起来,黑迷彩面无表情地将药物吸进注射器,然后推射进输液管。

  明亮总算明白了这群疯子一开始给她注射营养液的目的了,这根本就是一个幌子。

  只是两三秒的功夫,明亮的脸变得通红,瞳孔放大,额上冒出大滴大滴的汗珠,拳头捏紧,骨节泛白,牙关也被紧紧咬合住:“王八蛋!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你弄死我!弄死我我也不知道!”

  明亮从牙缝中艰难地挤出这几句话,口水根本不受控制往下滴。

  痛!太痛了!就像是骨头无时无刻不在断了重组,就像有无数只蚂蚁钻进骨头中啃咬着骨髓,好像每一根头发丝都在尖叫着,真的好痛!

  明亮痛的想要满地打滚,可是她被固定在椅子上,顶多只能小幅度地摇晃着,她剧烈的挣扎着,想要减轻一些痛苦,却根本是无用功。

  过了两三分钟,这种折磨才逐渐停止,此时的明亮头发贴在脸上,滴滴答答地往下滴着水,这都是汗。身上更是分不清是水牢里面的水,还是出的汗,体力和身体中水分的迅速流逝让她的嘴巴开始干裂,人也虚脱起来。

  “你是炎夏特殊行动部队的成员吗?”刑隐似乎对面前的惨像毫无情绪起伏,低头看着自己手中的东西,继续问道。

  “我不知道。”明亮耷拉着头,虚弱道。

  “2cc。”男人背着手,看着明亮有气无力的样子,声音冷漠的可怕。

  刑隐抬头惊讶地看了男人一眼,顿了顿,一挥手:“再加。”

  黑迷彩手脚麻利地又往营养液中推射了2cc。

  “呃!”明亮刚刚缓过上一轮的折磨,还没有松口气,这一轮的折磨就开始了。身体剧烈地颤抖起来,视线开始变得模糊,口水鼻涕不自禁地溅了出来,明亮咬着牙,额上青筋暴起还有脖子上,手臂上,都是这样。

  她闭上眼睛,终于忍不住大声尖叫了起来,真的太痛了:“呃啊啊啊!!!霍炎琛!!!你个王八蛋!!!老娘记住你了啊啊啊啊!”

  外面的人听到明亮的尖叫后,都忍不住心中一紧。明亮一向坚韧,她在里面到底经历了什么?竟然让她如此失态?

  不管外面的人怎么揪心,怎么好奇,黑屋中的折磨都没有因此而结束。

  “士兵,你只需要把你的名字,长官是谁,目前在哪个军区哪个部队服役说出来,就不用受这份罪了,何必这么倔强呢?实话告诉你吧,这些情报我们早就已经掌握了,你招还是不招对我们都没有什么损失,可是你招了,还能少受些苦啊孩子!我这是在帮你啊!”刑隐声情并茂地说着,差点要被自己这一片为她人着想的赤子之心感动了。

  “你在帮我?”明亮艰难地抬了一下头,随即无力地耷拉下去,经过两次神经毒素的摧残后,她连动一下眼皮子的力气都没有了,更何况是动嘴皮子,苍白的唇张张合合,最后冷笑一声,吐出一句声音虽小,却异常坚定的话:“我是一名军人。”

  “你所谓的帮我,就是让我,出卖身为军人的灵魂?那我还真是谢谢你了。”

  “2cc。”旁边的蒙面男人冷酷道。

  “老大!”刑隐猛然转头看向男人,眼中带着点点惊惧,他忍不住在心中倒吸一口凉气:“一个成年男人的承受极限也就8cc。她毕竟是个女人!”

  明亮已经注射了4cc,再继续进行注射,一个女人注射6cc的三号神经毒素,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他们根本不敢想象!

  “我不说第三遍。2cc。”

  “来呀!加!怕吗?怕出人命?加啊!别怂你加!老子还怕你不成?来了我就没打算活着出这个门!”明亮嘶吼着,突然激动起来,身体用力挣扎,手上,腿上还有脖子上都隐隐可以看见血丝。

  “老大?!”

  “注射。”蒙面男人目光冰冷的看向愣在原地不知道该听谁的黑迷彩。

  “是。”黑迷彩反应很快的将手中早已准备好的药液注射进输液管中。

  眼前的少女不过快二十岁,差不多和他们这里资历老一点的人的女儿一样大。

  看着这样娇嫩的面孔,真的让人很难下狠手折磨。这个年纪的姑娘现在一般在干什么?和朋友一起逛街,四处游玩,尽情享受着自己在这一生最美的时刻。

  这群姑娘干什么不好,为什么要来这遭罪。这份罪应该让他们男人来抗,一群小姑娘,好好享受自己的清楚,享受生活带来的美好就好,为什么非要掺和进来呢?那么瘦弱的肩膀,能帮忙分担什么呀?脆弱的像个易碎品。

  黑迷彩不由分了一下心,不理解明亮这群小姑娘极了。

  “呃——”明亮咬紧牙关,拳头捏的死死的,神经上传来巨大的痛苦,让她忍不住的痛呼,哪怕想要憋住,也是徒劳。这样的痛苦,却刺激着她的大脑前所未有的清晰起来。

  或许,还可以做点什么,还有办法结束这场折磨。要怎么做......

  “啊啊啊啊啊啊!”惨叫声直击在场所有人的耳朵,震撼着每一个人的心灵。

  蒙面男人无声的收紧拳头,面上依旧不显分毫,可是眼睛不自觉地时时刻刻盯紧了明亮。

  突然,大机器发出急促的“嘀嘀”声,那是用来监视学员身体状况的机器。

  他是最先察觉到明亮的不对劲,她的嘴巴还保持着大张的模样,身体却是一软。

  “准备强心针!”男人大吼一句,身体快过大脑做出反应,敏捷如豹,一个健步跨上前去。

  黑迷彩们也都反应过来,帮着男人解开束缚着明亮的皮带。

  男人一把抓过刑隐递过来的强心针,眼见就要扎下去的时候,明亮本无力垂下去的手用力握住男人的手,阻止了男人要扎下去的动作,另一手在男人还没有反应过来时,快如闪电地揭掉了男人捂的严严实实的口罩和帽子。

  男人熟悉的五官显露出来,淡漠的眸中倒映出明亮毫不惊讶的脸。
回鸟 说:最近在和编辑商量上架的事,谢谢你们一直陪我走到了这里。以后可能就没有小故事给你们看了。&恩抱歉。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1. 目录
  2. 书评
loading

狂妻来袭:男人,出来接驾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
博彩娱乐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