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上,你欠收拾第0051章 小甜章:莫名喝醋记(上)

  1. 背景色
  2. 字号
    默认 特大
  3.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4.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5. 帮助
  6.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0051章 小甜章:莫名喝醋记(上)

小说:皇上,你欠收拾 作者:云舒云舒 更新时间:2018-02-06 22:36 字数:4285
  “汴城有三位偶像:最末位的是王胜,缘由他生的高大威猛,很得汴城里面少妇的喜欢;第二位就是张章,缘由就是风流才子一向得闺中小姐的喜欢;这排在首位的便是白云凡了,长得好看不说,才情智谋功夫样样都好,所以啊想嫁给咱们将军的人多的是……你就别想了,你啊实在是太胖了。”

  “你好意思说我,看看你那个干瘪样,将军能喜欢吗?”

  ……

  这日用完早膳,陈舒由翡翠陪着在将军府里散步,走到花园里的假山后面的时候就忽的听到一些嘴碎的丫鬟在那里嚼舌根,这怀孕的人就爱胡思乱想,未等翡翠过来陈舒就掉头往自己房里走。

  翡翠手里拿着自家郡主的披风未来道跟前,就见到小主子蹬蹬往自己这边走。翡翠连忙迎上去说道:“我的小祖宗,这是怎么了?那个不长眼的惹得您又不开心了?”

  自打陈舒怀了身孕,性子是一天比一天难伺候,前几日吃着自己最喜欢的鲫鱼豆腐汤,吃的正高兴忽的自己在桌上就抹起眼泪来了:

  “你说,咱们吃的这条大鲤鱼多可怜,又得有多少小鱼没了母亲……”

  这话当时在桌上一说,吓得自家将军的勺子当啷一声的掉在了碗里,这又是长的哪出戏?

  未等白云凡说话,陈舒就又冒出了一句:“将军,我刚刚看着你吃了许多,你怎么那么残忍,这以后若是咱们的孩子不听话,你是不是也得把他吃了?”

  “夫人,是相公的错,乖啊,咱不哭,以后咱们不吃了,不吃鱼了好不好?”

  陈舒的泪吧嗒吧嗒落在白云凡的手上,“不行,不吃的话也不行。”

  白云凡一阵头大,说道:“那夫人是什么意思,只要夫人张口夫君以后一定乖乖照办。”

  记得张章说过,不论什么情况,一定要自己先认错,且认错的态度一定要虔诚,一定要表现出自己痛改前非的欲.望。

  陈舒一听白云凡这话顿时心里又不开心了,道:“你说我什么意思?”

  白云凡看向翡翠,翡翠也是一脸的不知道,挑挑眉表示自己无能为力,老嬷嬷这时候说道:“郡主啊,这鱼是个公的,不是母的。”

  陈舒眼睛看向老嬷嬷,问道:“嬷嬷是怎么知道的呢?”

  白云凡松了一口气,还好自家这媳妇好糊弄,听风就是雨好哄也难哄。

  “郡主看着这大鲤鱼的胸鳍,就是前面这两个拨水的片片,这个是尖尖的,说明这条鱼是公的。”

  陈舒止住眼泪,抽噎道:“嬷嬷,若这鱼鳍不是尖的,那就是母鱼了?”

  嬷嬷点点头,道:“是,咱家郡主是最聪明的……”嬷嬷看着自家郡主脸上有了一丝丝的笑意,继续说道:“郡主如今是有身子的人,这鱼多吃一些对肚子里的孩子好。”

  翡翠眯着眼睛心道:这姜还是老的辣,嬷嬷一出口就将郡主的小脾气给劝住了,要是劝不住今日的晚膳怕是又要不消停了。

  “那夫人,相公我亲自给你盛碗鱼汤?”

  陈舒笑嘻嘻地点点头,说道:“我要用那个雕花的白玉碗!”

  白云凡立即打蛇随棍上,道:“好来,夫君给您盛满,多盛一些枸杞。”

  想到这里,翡翠看着自家郡主不搭话,就知道这人儿一定是心里又有事了,于是立即又问了一遍,道:“我的好郡主 ,什么事情惹得您不开心了?”

  陈舒跺跺脚,说道:“你看我是不是胖了?”

  翡翠听了这话心里顿时明白了,于是故弄玄虚地绕着陈舒走了一圈,仔仔细细的上下打量了一遍,说道:“哎呀呀,这是谁家的小娘子,怎么这么好看,你看看那腰肢,你看看那皮肤,可不就是妙人儿?”

  陈舒听着翡翠这故作浪荡小子的话语,噗嗤一下笑出声来,道:“你还学会打趣你家小主了,是与不是?”

  “郡主,你这话可就差远了,这全汴城的人谁不知道咱们将军最喜欢的就是咱们郡主,说明咱郡主是这汴城一顶一的人,心地好人也俊。”

  陈舒摸着自己的肚子,道:“鬼丫头,就会说些好听的话来哄我,我才不信呢!今日小厨房准备了什么?”

  “山楂排骨,酸甜山药,还准备一份慧仁米粥。”

  “怎么就两个菜?”

  翡翠一愣说道:“您昨晚上自己说的不要准备这么多。”

  陈舒嘴一撅,将帕子扔到地上,说道:“我不记得了,我饿了,想吃酸葡萄。”

  “祖宗您慢点儿,酸葡萄准备了,这会儿给您去了皮泡在羊乳里了。”

  房里点了安神香,之前时不时的还会燃一些熏香,自打陈舒有了身子这熏香再也没有燃过,医生说是怕是熏香里面有什么发物和饭食里的东西冲突了,这才只点了安神香。

  “郡主,您在吃一些山药,这山药可是小厨房里面做了好久才给您将这酸味入了进去……”

  “我今日身子乏了,不想多吃你将米粥端给我,我用了就去休息。”

  翡翠皱皱眉头,心里想着这郡主心里有事,平日里这几个菜都是郡主爱吃的,今日就吃了这么一些,这是受了什么刺激啊?

  “我将葡萄给你拿过来,您吃一些?”

  “我不喜欢羊奶那股味道,以后别准备了。”说一说完就躺在床上,背过身不在说话了。

  翡翠看着又在闹脾气的小祖宗,心里默默她了一口气道:将军,您快回来看看吧。

  白云凡在军营里看着一众将士整整齐齐的操练,心里却是一阵烦躁,将张章叫过来,问道:“你嫂嫂可是有事情?”

  张章摇摇头,说道:“今儿个嫂嫂到了辰时才起,早膳用了些鸡丝粥吃了酱烧鲫鱼,用完饭还去花园里散步了,夫人的贴身侍婢说夫人午膳吃的少,捎话给您说回去的时候从朱雀街的炒栗子店里买些例子回去,怕是要让您好好宏哄一哄了。”

  白云凡点点头,说道:“我那里得了李居白的真迹,晚一些你去我那里看看,喜欢的话就送给你了。”

  ……

  陈舒做了一个梦,梦里面她看见白云凡和张章在一起了,两个人天天就像蜜里调油一般,白云凡还将自己和自己的孩子扔在了厨房里面,好不可怜。

  日头逐渐下降,陈舒醒来的时候翡翠准备的安胎药已经热了三回了,睁眼一看房间里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想到自己做的那个梦,心里就开始突突直跳,眼里的泪就忽然出来了。

  陈舒越想越害怕,来不及穿鞋子就往外跑,被翡翠派来的小丫头端着药看着陈舒往外跑,来不及拦下就被撞到在地上。门口有两个伺候的小丫头,陈舒扯过一个问道:“将军呢?可有回来?”

  小丫头一愣,说道:“将军还未曾处理完军中事务,未曾回来。”

  陈舒一听这话眼里的泪止不住了,啪啪往下掉,门口两个刚留头的小丫头那里见过主子们的这般阵势,吓得只得到如何是好。

  “将军…相公……你在哪儿啊?”

  两个小丫头跟在后面,谁也不敢离着很近,可也不能离着很远,时不时的争论着谁去找翡翠姐姐报信,说了好一会儿也没说个明白,原因在于两个人都想去,这主子今日这般有些疯癫的模样叫谁看了都害怕。

  陈舒边走边喊,地上的泥巴弄脏了她的素白罗袜,眼里的泪也是啪啪往下掉,走了一会儿觉得脚上有些疼,才止住步子,泪眼朦胧的看着两个小丫头说道:“我饿了,你们扶着我回去,我想吃辣白菜……”

  两个小丫头对视一笑,主子这下好了,“夫人 我们回房,您啊耐心等一会儿,一会儿将军就回来了。”

  陈舒只觉得眼前一黑,在之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老管家的听见动静过来的时候就看见两个小丫头抱住晕倒的陈舒吓得丢了七魂八魄。

  “这是怎么了?”

  “夫人醒过来就哭着要找将军,这不自己跑了好一会儿,我们在后面跟着……夫人突然说饿了这不刚说完就晕倒了。”

  “快将夫人扶回房间里去,我去拍人告诉将军,顺便将医生请回来。”

  两个小丫头点点头,将陈舒扶了下去。

  老杨刚想派人将白云凡请回来,白云凡和张章就回来了,听着小斯说陈舒晕倒了,当下慌了神儿,往自己屋里跑去。

  张章脸上也挂着一抹忧虑之色,对着小斯说道:“你去请个医生回来,快去,这些银子你拿着……”

  白云凡看着陈舒有些苍白的脸色,对着翡翠恼怒道:“早上走的时候还是好端端的,怎么下午就是这般?”

  翡翠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委屈道:“这上午在花园散步的时候郡主不知怎地就生气,奴婢问了许久都不曾问出个原因,这下午该吃安胎药奴婢去给郡主拿安胎药不曾想一个空间小姐跑出去了。”

  “在花园里夫人问了什么?”

  “群主说自己是不是不漂亮?奴婢想着是不是有嘴碎的下人在假山后面说悄悄话,让群主听到了,之后就给搁在心里了……”

  管家进来说请的医生到了,白云凡点点头说道:“快让医生进来……”

  医生给陈舒诊了脉,道:“夫人胎香稳妥,今日晕倒是急火攻心加之有些饿,才这般的,晚上的时候将军陪着夫人说说话就好了。”

  “二哥,放宽心,嫂嫂这不还好好的。”

  “你让他出去,我不要听到他的声音,你快让他出去”陈舒这会听到张章的声音,更是炸毛………

  翡翠今日被白云凡的态度吓到了,却也依言张章送了出去。

  张章看着看着眼圈通红的翡翠,张张嘴不知该说什么。

  (张章和翡翠的甜蜜蜜以后写๑>؂<๑))

  白云凡慢吞吞的移到床边上,试探着想在床沿上坐下,陈舒透过被子的缝隙看到白云凡在床边坐下,心里一慌觉得自己有些胡闹了。

  “夫人~”

  陈舒不好意思搭话,蒙着头不肯回道。

  白云凡轻笑了几下,也学着陈舒开始不说话,伸着手一下下的轻拍着被子下那一团圆鼓鼓。

  白云凡知道里头的小丫头已经知道他在,却没个动静,想来还在拗气。

  陈舒捂住嘴巴,明知道自己最怕痒还非得有一下没一下的戳着自己的痒痒肉,“你别动我,你去和你的兄弟过吧。”

  白云凡眼睛睁的好大,问道:“我和谁过?”

  被子里面传来陈舒闷闷的声音,“你去和张章过吧,反正等我生了孩子你就会把我抛弃……王八蛋!”

  白云凡沉默,这是?!从第一次遇见到现在,他就知她心里没安全感,很小的时候就被皇帝扔到卞城来,一个老嬷嬷和翡翠陪着,虽说不缺吃穿,可心里也没有个说话的人。

  白云凡正想着被子中间就冒出一个头,接着就传来委屈的声音,“你怎么不回答我的话?”

  “夫人在相公回答你的问题之前能不能先告诉我?我是怎么和张章在一起的?”

  陈舒小脸通红,呢喃道:“反正我就是知道你喜欢他,等着我把孩子生下来,你就会把我扔到厨房里面去……”陈舒心想才不要告诉他是自己做梦梦到的。

  “人家都说一孕傻三年,我看夫人这还没有生下孩子就已经傻了,我和张章是拜把子的兄弟过命的交情怎么可能……何况我已经娶了你,你应该最清楚我心里欢喜的是谁是谁!”

  陈舒乖乖的趴在白云凡的怀里,满是依恋的问道:“你真的不喜欢他吗?”

  “小丫头,要不是你身子不方便,为夫一定让你知道知道我到底喜欢什么?”

  白云凡修长的手指顺着陈舒乌黑的发丝往下滑,遇到打结的地方就两只手缓缓的顺开。

  微凉的指腹轻缓的摩挲着脑袋,陈舒屈起双腿,又往里蹭了蹭,舒服的闭上眼睛,完全忘记了方才两人还闹了别扭。

  “相公……”感觉到那人只是搂着她的背不再动作,陈舒还是觉得要和他道歉。

  “嗯?饿了吗?”

  翡翠说她早膳也未好好吃,又哭又跑的,又怀着身孕,这会儿肯定饿。

  陈舒点点头,又摇摇头。白云凡淡笑,这是饿还是不饿,或者是半饿不饿?

  “你别生气, 知道你不喜欢男的就好了……”陈舒认真地看着他清澈温和的双眼,继而接着说道,“我饿了,想吃辣的。”

  白云凡眼里透着几分笑意,小姑娘心里不搁事,这事情对自己也是一个提醒,继而噙着笑问道:“为夫不生气……有没有想我?”

  陈舒眨巴眨巴眼睛,两个人说话有些驴唇不对马嘴,不过确实很开心……这也不能妨碍她的好心情,大眼睛眯成一条缝说道:“想,很想,我可想你了……”
云舒云舒 说:因为觉得写的不好,走剧情的部分停一停,写点儿小甜甜上来……你们想看谁的甜甜?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1. 目录
  2. 书评
loading

皇上,你欠收拾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
博彩娱乐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