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为娉:枭宠太子妃第二十九章 六国祭:揭露

  1. 背景色
  2. 字号
    默认 特大
  3.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4.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5. 帮助
  6.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二十九章 六国祭:揭露

小说:天下为娉:枭宠太子妃 作者:湿尽檐花 更新时间:2018-02-07 00:17 字数:5734
  “拿开。”冷兰兮冷着脸看着面前如狗皮膏一般黏在自己身上的小丫头,“我数三声不拿开就把你扔进池塘去。”

  接着真的认认真真地数起一二三来,数完后见小丫头依然抱着她,二话不说一把揪住衣领拖着便往池塘走去。

  “啊啊啊!云叔、小姑、慕爷爷救命啊。”小丫头见冷兰兮 一点情面不留真的要把她扔进池塘连忙冲着洛千尘三人喊了起来,云沧海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完全没有要上前帮忙的意思。洛千尘不知在想着什么,全然没有注意到小丫头的求救。

  “龙丫头叫声慕伯伯,我立马来救你。”慕成雪显然对那人唤自己做爷爷很是不爽,一脸奸笑地望着被拖着越来越靠近池塘的小丫头还不忘提醒她再不叫就要被扔进池塘了。

  “我呸,我就是被扔进池塘也不叫你伯伯,你那么老,明明就是爷爷。”小丫头啐了一口,很是鄙夷慕成雪的为老不尊。

  “吵什么?”冰冷威严的男声从屋内传来,“一回来就大吵大闹,成什么体统,还不给我滚回房去!”

  “爹。”在听见那声音时冷兰兮便已经放开了小丫头,劫后余生的小丫头看着不远处站在房门前脸黑似锅底的中年男子弱弱的喊了一声,见她老爹一脸不爽,赶忙将自己拾掇齐整,一声不吭地跑回房去。

  “小女顽劣让各位见笑了。贱内有些私事需要处理,管家先带客人们去演武台。”中年男子穿着并不算多华贵但通身却有一种寻常人身上难见的贵气和傲气,即使面对的是六国权贵重臣皇亲国戚也没有显露出一丝胆怯。

  “晚辈轩辕琼羽见过龙前辈。”北元国内走出一人正是之前在比武场第一个跟着冷兰兮出去的轩辕琼羽。

  “轩辕家的人?”中年男子瞧了瞧走上前的轩辕琼羽又瞧了瞧树荫下的云沧海,眼底深处闪过什么,只是速度太快黎琚并没有看清楚。

  “正是。”轩辕琼羽的态度十分恭谨,对着中年男子行了个大礼,继续开口道,“在下奉家父之命想要见一见二叔,不知龙前辈可否派人替在下通禀。”

  “呵呵!”云沧海冷笑一声,不等众人回神转身便走。中年男子瞧着他眼神复杂,“你二叔的脾性你当清楚,他是否愿意见你你也心中有数,当年轩辕家那般待他,依他的脾性莫说是你便是你父亲亲至结果也一样。管家带他们去他们去演武台吧,庄中事务繁忙请恕在下不能多陪。”中年男子的话语间已经透出隐隐的怒意,不再给任何人开口的机会吩咐完管家后转身回房。

  轩辕琼羽本还想说什么,但见中年男子甩袖而去只好将话咽了回去,略有些沮丧的回到北元国的队伍中,随着众人一起往演武台走去。

  黎琚也趁此将所有的事向众人解释了一番,众人听完后便安静地坐在演武台旁早已安排的位置上等候着。

  “抱歉让诸位久等了,恰好有些急事需要处理还请诸位见谅。” 众人在演武台等了片刻便听到一道颇为好听的女声,声线淡淡听在人耳中勾魂销魂,似小猫的爪子在心口挠着,又似有一双手不停拨动着心中的那根弦。

  “叮。”金属碰撞的声音突兀的想起,众人缓缓回过神才发现自己方才似乎陷入某些不堪的幻象中。

  黎琚循着声音发出的方向望去撞进了一双深邃的眸中,黎琚微微惊讶,方才连自己都不知不觉间中了招,慕容圭居然没有。

  演武台前站着的几人也是神情各异,洛千尘一脸不爽没想到唯一没中招的居然是慕成雪的徒弟,恨恨地瞪了慕成雪一眼,这家伙什么运气,随便收个徒弟都比自己精心挑选的强,果然是人比人气死人!

  “这一场东岳胜,其他五国皆败。”众人大多缓过神来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便听到耳边传来宣判胜负的声音,皆是一惊,而后有人不满的开口道:“黎国这是何意,先前六国出题时黎国说的是比武,现在还没开打便直接宣判,莫不是当我们都是傻子?”

  洛千尘扯了扯嘴角,她觉得说出这句话的人才是傻子,只说是比武可没说是怎么比。

  “本国师可没说过比武就必须要真刀真枪的对战。”凤林千的目光扫向开口的人,面上没有任何变化,可眼底似乎有什么情绪一闪而过。

  “大国师是想要试这几个小辈的内力?”寒婼虽然也中了招但却比众人醒的更快,虽然寒婼的内力不及凤林千但是毕竟比年轻一辈多活了那么多年,大多数的年轻一辈内力还是不及她的,所以当凤林千解释之后便立马明白过来凤林千的目的。

  “不过既然有人不服,那本国师便给你们一个公平一战的机会。”凤林千并没有回答寒婼的提问,只是直直望着那个之前开口之人,“方才便不算,最后一战改成对战,抽签两两一组输的退下,赢的继续。如何?”

  “一切听凭大国师吩咐。”冷兰兮虽然不知道凤林千到底要做什么,但是出于对凤林千的敬重并没有多说什么,其他人倒是想要说什么,但是却被长辈纷纷拦了下来。

  凤林千和龙玉寒这对神仙眷侣或许现在在六国之中没有什么名气,但是三十年前这两人却是家喻户晓,凤林千未满二十继位凤家家主之位之后更拿下黎国大国师之位,手段可见一斑。而龙玉寒更是了不得,三十年前他一人独闯北元,从北元最精锐的黑云骑手中完好无损的带走了当年轩辕一族的二少爷,而且之后整整三十年轩辕一族也好北元皇室也罢没有一个人敢上门找他的麻烦。而他二人身边的洛千尘、慕成雪、云沧海、剑无锋等人皆是三十年前名震六国之人。

  “怎么样我就说要我来抽吧,我抽签的运气一直都是最好的。”黎清洋洋得意的看着冷兰兮,上次冷兰兮那叫什么抽签手气,居然抽到天水这种完全没有悬念的对手,看她抽签手气多好一抽就是东岳。

  “对了你和二哥都说好了没?”黎清突然靠近冷兰兮只用两个人的声音开口,“真的要在这里揭穿慕容浩的身份?”

  “恩。”冷兰兮点了点头,望向慕容浩,在这里揭穿慕容浩的身份是最合适的,慕容浩在大国师面前揭穿你的身份我倒想看看你打算如何办。

  “君公子心绪不宁是昨夜没睡好吗?”慕容思注意到从进入山庄开始黎君陌似乎就有些不对劲。

  “恩。”黎君陌知道慕容思是个心思缜密之人,不敢在她面前多说什么,怕被慕容思发现他们的计划。

  “小姑,我好困。”慕容思本还想继续开口,可是慕容柏却突然出现在她的脚边,拽着她的裙摆。

  “困了就睡吧。”慕容思将慕容柏抱在怀中,轻轻拍着慕容柏,慕容柏点了点头换了个舒适的位置开始在慕容思怀里睡了起来。

  “这个凤林千是什么人?小姨连你都那么怕她。”常逸斜斜倚在太师椅上手中的折扇轻摇,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

  “给我坐好!”寒婼对于这个外甥感到十分的头疼,这小子就不能稍微认真一点的时候嘛。

  “凤林千是什么人与你无关,你只要知道这个人你惹不起就够了。”寒婼显然不怎么想要提凤林千的事,警告了常逸几句后便正襟危坐的坐好,看着擂台上的对战。

  寒承宇......寒婼的双眸微眯,她总觉得寒承宇有些不对劲,他到底想要做什么?难道说当年的事和三房的人有关?

  “南宣胜。”在寒婼想寒风之事的时候,擂台上的对战已经结束一如她之前所预料的一般寒承宇根本不是铁隽之的对手,不过连百招都走不到还是让寒婼有些不悦。

  “常逸,如果你再输了,你就直接回回风谷。”常逸见寒承宇输了嗤笑一声,一跃起身正要上擂台,走过寒婼时,寒婼冷冷的警告了常逸一句,常逸摆了摆手表示明白。

  “三十招。”常逸跃上擂台后看着自己的对手没头没脑说了三个字后,不给对方任何反应的机会便向着对手冲了过去。对面的赵耀本来听了常逸的话有些奇怪,但是看到常逸向着自己袭来,立马出手阻挡。

  “正好三十招。”常逸与赵耀对了几十招后忽然一拳对着赵耀轰了上去,赵耀这才发现常逸之前根本没有用全力,这一拳的实力赵耀根本抵挡不住,一下子便被常逸打中轰下来擂台,而随着赵耀倒在地上常逸再次开口,这时候赵耀才明白常逸之前说的三十招是什么意思。

  “小姨这回满意了吧?”常逸没管其他人是什么想法,只是一如他平素那副玩世不恭的态度看向寒婼,见寒婼没有露出什么不悦的面容,打了个哈欠,慢慢吞吞地走回原位,怡然自得的倒头就睡。根本没注意到最中间的位置后方一个小丫头双眸放光的看着他,如同看向一座金山一般。

  之后的比赛常涛和寒月对上了铁景湛和慕曜,皆是没能赢,寒落对战赵成虽然赢了,但最终因为两胜三负还是未能晋级,不过对于这样的结果寒婼心中早就有数,南宣如果连这点实力都没有,也不可能保持六国霸主的位置这么多年了。

  “虽然天水没赢,不过真没想到寒月的实力居然那么强,还好她是打慕曜,要是和铁隽之对战,只怕谁输谁赢还不一定。”黎清对于南宣的实力是最清楚的一个,而对天水她也有些了解,一直以为天水最多也就常逸和寒落难对付一些,没想到寒月这丫头居然还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

  “常涛没有出全力,铁景湛也没有,他们可能注意到了什么。”冷兰兮的面色凝重了几分,她曾经与常涛一起练习过一些日子,而铁景湛的实力在六国之中也是数一数二的,但是方才二人之间的对战却可以看出来他们并没有用全力。看来这二人是注意到了什么,不过想来倒也不奇怪,常涛是天水太子,如今天水皇帝病重,天水实际上已经是常涛在当家做主,而铁景湛能用那样雷霆的手段登基称帝又岂是平庸之辈。

  “怕什么,慕容浩要真打算动手,铁景湛和常涛也不会站在他那一边,说不定还能帮我们一把。再说就算他们真的站在慕容浩一边,有神风、神龙两营的人外加十三卫,就算神羽营的兵权真的在慕容浩手里咱们也不惧他,而且他要是敢在这里动手,师傅非宰了他不可。”黎清觉得黎琚什么都好就是太小心谨慎了些,前怕狼后怕虎的这样如何能成大事,他们这边分明是已经占据了绝对的优势可是黎琚依然是一副不妥的样子,要换了以前的黎琚肯定不是这样,这从五年前的事之后黎琚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

  黎琚知道黎清一定在心里嗤笑自己太过小心谨慎,但是她不会告诉黎清,她总觉得哪里不对,特别是大国师,剑无锋当年背叛师门,被正道追杀,当年发下追杀令的正是龙叔和大国师,可是今天却又是大国师亲自请剑无锋过来,而且除了剑无锋,几乎三十年前与那件灭门案有关的所有人都在,除了......慕容勋!黎琚的双眸瞬间紧缩,对了!她一直觉得哪里不对,是慕容勋,从那次皇陵一面之后,慕容勋就像人间蒸发了一般,如果不是知道他尚未离开黎国,黎琚几乎要以为他已经回了东岳,该死!这些日子发生的事情太多了,她居然把慕容勋给忘记了。

  “你来了。”此刻被黎琚念叨的东岳皇帝慕容勋正站在城门前,他的面前一人一袭黑衣从头盖到脚完全辨不出容颜,连声音都刻意扮的沙哑。

  “玉络石,你觉得有必要在我面前做如此打扮吗?”慕容勋冷冷打量着面前之人,眼中透出不屑之感。

  “哈哈,慕容勋便是慕容勋,不过你便是知道老夫的身份又能改变什么?瑶儿心里给慕容婳那个小丫头下毒可是你的意思。”老者恢复了原本的声音,嘲笑着面前的慕容勋,“当年你没办法,只能眼睁睁看着黎烟离开你,今天你也一样没有办法,只能看着你的儿女离你越来越远,只能看着黎瑶和黎琚对你恨之入骨,对了还有依依,她现在大概恨透了你这位师兄吧。”

  “玉络石,解药!”慕容勋显然不想与眼前的人多说,不耐烦的打断他的话,“把解药交出来,否则的话若是凤林千知道了凤林薇真正的死因你可莫要怪我。”

  “哈哈,慕容勋你以为凤林千还会信你?三十年前的凤林千还会,但是现在的凤林千......”老者说道这里止住了声音,鄙夷的笑了笑,慕容勋如果是三十年前莫说是凤林千便是黎晔也把你当成了至交好友,只可惜从慕容芸出事的那一天起,黎国皇室的所有人都不会再信你。

  “他们确实不会信我。”慕容勋从始至终都表现的十分淡然,全然没有因为老者嘲讽而有半分的失态。

  “不过他们一定会信依依的话。”慕容勋拍了拍手,一名身着华服的妇人被两名侍卫簇拥着从转角的位置走了出来,妇人的脸上泪痕未干,眼中满是不可置信。

  “大哥,真的是你做的?”玉依依怎么也没有想到会是现在这个场景。两个时辰前慕容勋忽然出现在她的面前说要请她看一场好戏,她本想将慕容勋撵出去,可是却被慕容勋点了穴,接着就被慕容勋带了出来,再然后慕容勋带着她来到城门前命两名侍卫带着她藏在角落后还点了她的哑穴,玉依依就那样既不能动又不能开口地站了近两个时辰,再后来便看到了方才的那一幕。

  “你怎么可以这么做!婳儿的身上也留着玉家的血,你怎么可以那样对她?”慕容勋示意侍卫解了玉依依的穴道,玉依依像疯了一样冲上前不停捶打着面前的黑袍老者。

  “我这可是在帮瑶儿,瑶儿不喜欢慕容浩,当初还被他强迫还生下了孽种,我帮她解决这个孽种,你怎么可以指责我呢?依依。”

  玉依依听了老者的话一下子僵住了身子,她诧异地抬头看着眼前这张她再熟悉不过的面容,脚步不由自主地向后退去,“那我呢?你把我送上先帝床榻上的时候也曾经想过要除掉瑶儿?”

  “想过。”玉络石知道事到如今他没有必要在隐瞒什么,因为玉依依必须死,对于一个死人来说,明白的去死总好过糊涂的死,所以玉络石不介意在玉依依死前把能告诉她的都告诉她。

  “在椒房殿发现的宝典也是你的手笔吧?”玉依依痛苦地闭上眼,先帝说得对时间真的能改变很多事情很多人,“为什么?”

  “因为这是当年黎氏和慕容氏欠我的,欠祖父的!”

  “祖父的死是他咎由自取!”玉依依朝着玉络石怒吼,双眸睁大眼中布满了鲜红的血丝,“你觉得黎家和慕容家欠祖父,那祖父呢?他欠了黎家和慕容家多少?当年他害死了慕容氏多少人?斩杀了黎氏多少人?七百余条性命,当时的血染红了多少的土地你忘了吗?那些人难道就该死吗?景乐公主只要了祖父一人的性命,难道我们不应该心存感激吗?你忘了我们还能活着是因为谁!”

  玉依依从没有忘记过当初黎国东市的刑台上她的祖父手握斩令,没有忘记那天烈日炎炎下斩令落地的瞬间那些随之一起落下的人头,被鲜血染红染黑的土地,还有那些人临死前的哀嚎声,而这一切仅仅只是为了逼黎景乐现身。从那一刻起玉依依曾经最敬重的祖父就已经死了,死在了这个艳阳高照又满是血腥的午后。从那之后玉依依悄然离开直到黎景乐找到自己,她以为黎景乐会像她的祖父,可是黎景乐却没有,非但没有动她分毫甚至将她和哥哥托付给了自己的故交,让他们再也不用去过提心吊胆的日子,虽然黎景乐最后杀了她的祖父,可玉依依对她却是一丝怨恨都没有。

  可是她没有想到她的哥哥心里的恨意居然那么深,他现在这个样子就像是当初因为父亲的死而渐渐魔怔的祖父。

  “大哥,收手吧,趁着还没有酿成大错,收手去向大国师说明一切吧。”

  玉依依明白慕容勋敢带自己来见她大哥,敢这样堂而皇之的揭穿一切一定做好了完全的准备,玉依依不会和玉络石狼狈为奸,但是让她看着慕容勋对自己唯一的哥哥下手,她也做不到。所以她能做的就是尽量劝玉络石自己去坦诚一切,这是她唯一会做,也唯一能做的。只是玉络石如果仅凭着玉依依几句话便会改变。他耗费了半生做的一切,为的就是把黎家把慕容家把当初害过他祖父的人全部推下地狱!
湿尽檐花 说:惊不惊喜?意不意外?你们是不是都以为我会在这一章把黄桑的面具摘下来?天真!hahahhhhh~ 先放个小BOSS给主角团们刷点经验,终极boss什么的,现在还不是露脸的时候。PS:有奖竞猜啦,猜猜看终极boss和男主有关还是女主有关还是两者都有关,知道答案的可以加我Q或者微博私信告诉我,猜对有奖哦。小提示:建议大家去看一下有关于双胞胎遗传学的内容,答案就在里面哦✪ω✪,Q和微博在作者公告栏¦3[▓▓] 晚安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1. 目录
  2. 书评
loading

天下为娉:枭宠太子妃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
博彩娱乐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