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绣华医第五十一章

  1. 背景色
  2. 字号
    默认 特大
  3.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4.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5. 帮助
  6.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五十一章

小说:锦绣华医 作者:芯玥颜 更新时间:2017-12-19 22:35 字数:2126
  这啸林会就像是一阵龙卷风,说不定哪天到哪儿去干点什么“好事”,所以往往是本地官府得到消息事先埋伏好,结果他们又不去了,官府的人刚撤离,他们却又来了。

  无奈之下,扈县令只好到将军府寻求帮助。文若轩根据掌握的情况,出其不意地将他们打了个措手不及,无奈只抓到一些小喽啰。他们受了惊,短时间内肯定不敢再大张旗鼓地作案了。

  要说这扈县令,大名扈惊山,膝下一儿一女,就是扈松蜒和扈吟霜。他倒是为人正派,两袖清风。可他却娶了个悍妇,名为贾珍珠。这贾氏原本是京城富商贾济的爱女,生得相貌丑陋,性格也古怪。她从来看不得侍候她的下人长得比过她,见到就是非打即骂。偏偏她又不许比她丑的来侍候,贾济也莫可奈何,只好花高价招来婢女,有些婢女实在忍受不了贾珍珠的古怪脾气,就想尽办法离开了贾府,而有些婢女看在银子的面子上也就忍过去,天长日久,竟然练就了一身过硬的忍功。

  这贾珍珠也算是远近闻名,媒人却从不敢上门,这不过完十七岁还是没有个好姻缘。贾济心生一计,打算抛绣球招亲。

  这贾济别的没有,银钱倒是不计其数。

  此消息一出,半个京城都沸腾了。

  抛绣球那天,半数以上的人都聚集在青云楼下,贾珍珠虽然相貌丑陋,却是个杨柳细腰身材,隆重打扮一下,戴上面纱,倒也像那么回事。

  然而本地的男子们都知道这个内里,大多数都是奔着看热闹去的,只有少数人是奔着贾济的万贯家财而去,还有一些路过的不明就里的外地人恰逢此事,觉得新鲜,在此驻足观望,扈惊山原是个老老实实的读书人,父母早亡,全靠叔叔一手带大。

  他原定进京赶考,也混在人群中,绣球不偏不倚砸中了他,贾济也不管他身份如何立刻找人带他进了贾府,询问意愿。

  扈惊山长得也是相貌堂堂,举止中规中矩,贾珍珠从后堂偷偷看了两眼,也没有异议。

  扈惊山初到此地,也不知这里风土人情,只看起来这个贾府是个富贵人家,自己高堂已逝,婚事是想都不敢想。如今这等好运落在自己头上,自然却之不恭,成了贾家的上门女婿。

  成亲之日才见到自己娘子的容貌,着实大惊失色。然木已成舟,他也别无他想,一心只想考取功名。

  后来中举,贾济使了点力,就成了一个小小县令。

  贾珍珠做惯了千金小姐,自然难耐这等苦楚,越发看得夫婿不顺眼,对他非打即骂,少不得拿他出气。扈惊山也算争气,这县令一做,就是十几年。

  贾珍珠先后为他生了一儿一女,对他们非常溺爱。他们做了错事,扈惊山说不得骂不得,不然就遭到他夫人的恶语相向,以致扈松蜒和扈吟霜兄妹二人成了今日的局面。

  自从上次被苍琰扔在破庙里人事不省,后来被寻找食物的耗子吵醒后,扈松蜒和扈吟霜两人狼狈不堪地回到家,休养了两天。

  这啸林会的喽啰被抓,林啸气不过就派了个人经常暗地里在将军府 附近转悠,寻找机会救出同伴。

  这个人号称“钻天鼠”,不仅功夫了得,头脑灵活,还特别善于伪装。

  他若无其事地转了两天,终于找到了唯一的也是最重要的突破口,就是云冉。她既然能在将军府自由出入,身份定然非同一般,抓她过来做人质,不愁那个文若轩不放人。主意打定,他就趁着夜幕掳走了云冉,蓝舞他们发现时,已然晚了一步。

  钻天鼠扛着昏迷不醒的云冉一路疾驰,很快就进入了啸林会的监视区,他交待几句,就带着云冉直奔啸林会老窝去了。

  等蓝舞跟一众暗卫到这里,早已有埋伏好的高手们等着他们,一场血战后,只有那个身受重伤的人逃回去报信,蓝舞也因失血过多昏迷不醒,连着其他活着的人被抓进了地牢中。

  文若轩和无双沿着蛛丝马迹大约理出了一些头绪。

  时间紧迫,他们两人没有多想追了过去。

  直到两人在一处比较隐蔽的地方停下,因为到了此处再没有任何线索。

  “我看这地方是有人刻意打扫过不想被其他人发现的。”文若轩半蹲着,用左手手掌触着地面,闭着眼睛说道。

  无双瞧着他这奇怪的姿势,有点莫名其妙。

  一阵轻风拂过,无双嗅到空气中有一些不寻常的东西。

  “血的味道。”两人同时开口,望向对方。

  “你看,这里。”无双察觉到脚下的土像是新的,用脚擦了几下,果然有几处渗进去的血痕。

  文若轩站起来,拍了拍手:“看来,不只是这里,还有这里,这里……”边说边伸手指着几处地方,无双跟着看去,这些土都是新盖上的。

  “看样子,他们肯定是有了缜密的计划,才掳走了公主。”文若轩若有所思道,这帮匪徒,杀了人还能在这么短时间内处理好这些痕迹,接着销声匿迹……一个念头浮现在他的脑海。

  无双哪里知道个中缘由,心想这到底是谁,好大的胆子,在文若轩的眼皮子底下抓人,这人若是旁人倒也罢了,偏偏是皇帝的心头肉。

  不待无双多想,文若轩若有所悟,喃喃自语:“我知道是谁了。”

  既然血迹就在此处,离云冉被抓的时间也不长,他们的暂居地一定就在附近。多耽搁一分,云冉他们也就多一分危险,现在回去派人又有点太迟……

  权衡利弊后,文若轩取下腰间的虎形兵符让无双先回去调兵,自己会沿途做下记号。

  “玥儿,你去找老魏,把这个交给他,他就知道怎么做了。”

  他的眼神坚定,无双也不忍反驳他,就勉强答应了。

  文若轩转身去了,无双惆怅地看着手里沉甸甸的虎符,又看了看四周无人。随即气沉丹田,调动体内所有的内力,使出了有生以来第一次“大漂移”。由于她的注意力全在前方,根本不知道自己的速度有多快。

  到底有多快?后来有人是这样形容的:“我正在大街上抓药,忽然觉得身后一阵风吹过,回头一看,什么也没有,再回头,药铺老板正目瞪口呆地看着我。”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1. 目录
  2. 书评
loading

锦绣华医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
博彩娱乐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