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女逆天第0001章 事出反常必有妖

  1. 背景色
  2. 字号
    默认 特大
  3.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4.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5. 帮助
  6.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0001章 事出反常必有妖

小说:凤女逆天 作者:冰山美人 更新时间:2017-12-04 11:54 字数:4599
  二十一世纪A国南方小渔村。

  一座二层小楼房里,万籁俱寂时分。

  楼上隐约亮着暗淡的光芒,昏暗的灯光下,女生右手撑起下巴,仿若无骨的曼妙身躯慵懒的侧躺在床上。

  如同一只高贵,优雅,慵懒,的猫咪。

  魅惑众生般邪肆的美眸,聚精会神的看着放在床上的智能手机。

  手指打开一个书城,大致浏览一下页面。

  顿觉,这些小说的类型大多都写得差不多。

  无非就是穿越,架空,女强等等,有点儿千篇一律的味道。

  可是,她知道时下正流行这些网文,倒也不纠结这些了,看看也就打发时间了。

  是的,她很喜欢看书。

  不管是纸质的,还是电子书或者说是网络小说,她都喜欢看。

  她总是很好奇,总想要从各方面学习到一些未知,新奇的新鲜事物。

  一般来说,只要是她发现对她有好处的事物,她都想要去学习那些好的方面。

  眼下手指在毫无意识地滑动着屏幕。

  一段醒目,诡异,神秘的小说作品简介吸引了她的眼球。

  飞快的打开了书本,手指似乎有点激动似的,竟然很是诡异,不受控制地颤抖着,翻开了文章的第一页。

  美丽的凤眸骤然变大,瞳孔里是无穷无尽的的漆黑,状似远古深潭里突如其来的诡异漩涡。

  那一个个的文字仿佛在她眼前翩翩起舞,不停地跳跃,旋转。

  当她看到书中那些人物的时候,他们美丽或丑陋的脸庞,矫健或羸弱的身形赫然出现在了她的脑海之中。

  看到写着那个架空的朝代名字时,脑海里竟然出现了那个国家的版图。

  接下来,她又看到了女主的母亲,忍不住跟着她人生的跌宕起伏而感叹不已的时候,她惊奇的发现自己那些若有似无的叹息声,竟然被那书中人听到了,而且还跟她聊上天了。

  突然,在她眼中,书中的一字一句全都变成了一段段的画面,就好像电影一般,向她大脑的意识深处挤了进去。

  最后,这些片段经过大脑的处理之后,变成了一部有头有尾,剧情跌宕起伏,正如人生之无常一样的完整电影,让人大有身临其境的感觉。

  默默地消化完脑海里的画面后,眼睛再次看向智能手机的屏幕,那篇文章开头的字句立刻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

  苍澜大陆凤鸣皇朝天凤一年。

  镇远将军府凤栖阁。

  “小姐,不好了,不好了。”一个小丫鬟脸色慌慌张张,跌跌撞撞地跑进了凤栖阁,在跨进来的一刹那,右脚尖一不小心踢中了高高的门槛。

  “噗通!”小丫鬟十分狼狈不堪的摔趴在地上,嘴里呸呸呸的吐了几口灰尘,马上爬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整理好衣裳,来到了凤莲心的身边。

  “怎么了?”凤莲心正端坐在檀香雕花椅上,动作十分优雅地端起了青瓷茶杯喝着花茶,秀气的眉头轻轻蹙起。

  这丫头怎么莽莽撞撞的?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让她如此慌慌张张的。

  “小姐,二太太来了。”丫鬟莲香这才注意到凤莲心似乎有点不高兴的样子,立刻恭恭敬敬的福了一下身。

  “二伯母?”凤莲心有些疑惑地挑挑眉。

  无事不登三宝殿啊!

  她来干吗?

  “哟!六姑娘在呀,看来我来得正是时候啊!”

  一个衣着华丽,雍容华贵的妇人扭着腰,晃着臀走了进来。

  一大群莺莺燕燕的姑娘们,如众星捧月一般,簇拥着妇人进来了。

  “二伯母,有什么事吗?”凤莲心的右眼皮突突的直跳,心里总觉得有点不安。

  二伯母,平时很少来这儿,她知道二伯母和娘亲的关系似乎不太好。

  事出反常必有妖。

  “呃,其实也没有什么事,宫里来人说一个月后凤鸣皇朝要举行宫宴。

  我们府里的小姐也都要去参加。

  这不,你清月姐姐她们明天要去逛街置办头面呢,你也一起来吧?”苏秀笑意盈盈地说道。

  “不用了,我的头面不需要置办了。”凤莲心连眼皮子都懒得抬一下,看都不看她一眼。

  “哎……话可不是这么说的,反正,你平时也要逛街的嘛!

  你们姐妹几个一起去,正好有个伴。”苏秀脸色讪讪的露出了一抹尴尬的笑容,狭长的眼睛里飞快地掠过一抹阴毒。

  随后,她立刻垂下了眼睑,正好把那股子恨意深深的隐藏在了眼底。

  哼!我就不信了,今天还整不了你了?

  “既然这样,清月堂姐她们怎么不自己过来找我?”

  要是找她逛街,她估计清月姐妹俩自己会过来找她,哪里会让她们母亲过来。

  “哎呀,你忘了,清月她们一大早就去帝国学院上课去了。”

  哼哼,再怎么样,她也有两个在帝国学院学习的女儿,怎么都比三房的这个莲心强。

  “哦?你还别说,我还真不知道。”凤莲心漫不经心的吹了吹茶水。

  “那是自然,莲心整日待在家里头,哪里能知道外面发生的事。”

  像这种整日窝在家里不出门的人,她哪里能知道在外面的世事,不过是只坐井观天的癞蛤蟆罢了。

  苏秀得意洋洋的挑起眉头,挑衅似的扬起下巴。

  “我现在知道了,你可以走了吗?”凤莲心依旧淡然自若地抿了一口茶水,平淡无波的水眸里硬是不起丝毫波澜。。

  逛街?额,好像她好久没逛过了,去去也无妨。

  至于,苏秀眼里那一闪而过的阴毒,其实她也看到了。

  心里想着,大不了,自己处处小心着就是了。

  白霜兴致盎然的看着眼前的影像在她眼前放大,看着画面中苏秀得意洋洋的模样,眼里闪烁着狡黠的光芒。

  好奇的伸出小手,在苏秀水桶粗的腰上狠狠的掐了一把,又快速的收回手。

  “哎呀,谁掐我。”苏秀痛得龇牙咧嘴的,转身回头,怒瞪双眼,眼球凸起得像只金鱼的眼睛一样,气得鼓鼓的。

  冒火的双眼,警惕的看着围在自己身边的丫鬟,婆子们。

  这一刻,白霜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情不自禁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啊!她,她真的掐到了那个救生圈大婶?

  不,不,不会吧?!

  苏秀眼尖的看见,旁边离她最近的一个丫鬟吓得抖抖索索的,心里便以为就是这个丫鬟暗中动的手。

  毫不犹豫的捋起袖子,动作粗鲁的抡起手臂,狠狠的朝那个小丫鬟的脸上扇去。

  “啊!”苏秀出手很快,小丫鬟根本来不及躲开,还没反应过来了,自己脸上就已经挨了一巴掌,火辣辣的感觉直钻入皮肤深层,隐隐的带着刺痛。

  她怎么也想不明白的是,自己哪里惹得二太太不高兴了,如此对她不问缘由的动手。

  不过,她只是个命不由己的小丫鬟,就算是二太太再打死了她,也没有人会同情她。

  所以,眼下她希望自己能求得二太太原谅,饶了她一命。

  她家里还有一大家子人等着她养活呢,家里还有三个妹妹个和嗷嗷待哺的小弟等着她的月例活命呢。

  所以,她现在不能死,绝对不能死!

  想到这里,小丫鬟顾不得脸上的疼痛,眼泪汪汪的跪了下来,向苏秀不停的磕头求饶:“二,二太太,不,不是奴婢动的手……真,真的不是……求你放过我吧,我家人还等着我的生活费呢………”

  “不是你,还有谁,现在只有你离得我最近。”苏秀恶狠狠的瞪着丫鬟,此刻的愤怒,让她再也顾不得在人前装温良贤淑了。

  好大的胆子!区区的一个小丫鬟也敢在她的身上动土。

  闻言,原本一直众星捧月的簇拥着苏秀的人们,立刻悄悄的远离苏秀所在的区域。

  大伙都怕被二太太的怒火波及,怒伤池鱼,到时候其鸣也哀。

  纷纷不动声色的向后挪动脚步,打算开溜。

  凤莲心依旧波澜不惊的喝着茶,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她已经拿着一本深蓝色的线装书津津有味的看了起来。

  对于眼前突如其来的闹剧毫无反应,好像当这帮人是不存在的空气一般,已经陶醉在深奥的知识海洋。

  莲香撇开头去,一副不忍直视的样子,眼观鼻,鼻观心,尽量缩小自己的存在感。

  苏秀见所有人像躲瘟疫似的,避开自己,心里不由得怒火直冒,蹭蹭蹭的冲到头顶上了。

  心里莫名的火大,豁然扬起手,朝跪在地上,一直还在求饶的小丫鬟脑袋上打去。

  “啪!”白霜看到被自己连累的小丫鬟又要挨打了,心里的火苗,骤然形成燎火之源。

  手一伸,紧紧的抓住了苏秀的手臂。

  小丫鬟没有再次感到疼痛的感觉,不由好奇的抬起头来。

  哭得雾蒙蒙,水汪汪的大眼睛里满是疑惑,看着二太太的手举在空中一动不动的,心里觉得莫名其妙的。

  二太太这是怎么了?

  难道……她暗中被高人点穴了吗?

  苏秀很用力的想要动弹一下挥到空中的右手,可是无论她怎么用力,她的手还是无法动弹。

  啊呸,见鬼了!

  脑海里突然冒出这个念头,苏秀半天才反应过来,这难道真的是见鬼了?

  想到这里,她似乎感觉到自己周围围绕着一股习习的阴风扑面而来,她害怕得浑身打了一个激灵,身子突然莫名其妙的一颤一颤的,状似有点儿像羊癫疯的症状。

  凤莲心觉得气氛有点儿不对劲儿,终于把视线从书上挪了回来。

  眼角不经意的瞥到了苏秀莫名奇妙的举动,不由得嘴角不动声色的抽搐了几下。

  这个二伯母现在是闹得抽风了吗?

  苏秀仍然沉浸在自己的恐惧里,嘴里下意识的喃喃自语。

  “我,我不打她了……”

  话落,苏秀感觉到那种奇怪的感觉终于消失了,心里大大的松了口气。

  欣喜若狂的动了动右手,发现竟然可以动了。

  转头,看到丫鬟还跪在地上莫名奇妙的盯着她看,不由得想要把气撒在小丫鬟的身上,没好气的吼道:“既然,你喜欢下跪,那你就留在这里,一直跪到晚上吧!”

  说完这句话,苏秀觉得自己目的也达到了,没必要再留在这个诡异的地方了。

  仍然跪在地上的小丫鬟,不敢再为自己求情,生怕再惹得二太太不高兴,反而惩罚得更严重了,默默的耷拉着小脑袋,无精打采的继续跪着。

  “那二伯母先走了哦!”苏秀见凤莲心好像不太爱搭理自己,只觉得好生无趣。

  刚刚又发生了不愉快的事情,在小辈面前丢了面子,脸上有些尴尬,不敢再逗留,抬脚就要走。

  “慢!”凤莲心不悦的皱起眉头,惜字如金的吐出一个字。

  苏秀,这是什么意思?

  她罚人在她的院子里罚,这要是被这群人传出去了,到时候还不知道怎么编排她呢?

  苏秀啊苏秀,她当真是会打算盘。

  只是她想不明白的是,苏秀干嘛要一直针对她,她可不记得有得罪过她,她一个做长辈的,这样做真的好吗?

  “还有什么事?”苏秀不耐烦的转身斜睨着白霜,看这神色似乎还有点着急。

  她到底在着急什么吗?

  凤莲心眼里飞快的闪过一抹疑惑,随后很快,脸上恢复了淡然的表情。

  “啊,也没什么,只不过……二伯母好像忘了,你的丫鬟没带走吧,她留在这里是不是不太好啊!

  你们主仆之间的事,自己回去解决,不要赖在我这儿,我可没有闲工夫看你们瞎胡闹。”

  凤莲心眼神犀利的看着苏秀,苏秀心里一咯噔,竟然有点儿害怕看到凤莲心的眼睛。

  情不自禁的甩甩头,不不不,凤莲心只不过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柔弱千金,自己干嘛要怕她?

  由于,刚才才发生了诡异的事情,苏秀到现在还没有完全冷静下来。

  对于凤莲心说的话,头一次没有绵里藏刀的怼回去,有气无力的摆摆手。

  围在旁边两个身强力壮的婆子走上前,将小丫鬟拎小鸡似的拎了起来。

  苏秀头一次无精打采的,带着众人狼狈不堪的落败而归。

  ………………

  看着乘兴而来,落败而去的这群人,渐渐的走远了,莲香这才缓缓的从凤莲心的身后走了出来。

  “小姐………”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别说了,我知道了。”凤莲心云淡风轻地摆摆手。

  “哎呀!小姐……!”莲香心里不开心,无奈地跺了跺脚,粉嫩的小嘴高高地撅起。

  “咚咚咚!”门轻轻地响了起来,声音敲得很有节律。

  “谁呀?”莲香没好气儿的问道。

  “莲香姐姐,夫人唤小姐前厅用饭。”门外的人似乎被吓到了,怯怯地说道。

  “知道了。”莲香的语气有点儿不太好。

  又看了一眼凤莲心,见她点了头,毫无异议的样子,接着又道:“小姐一会儿就去。”

  小蓉仍然犹豫不决的站在在原地踌躇着。

  此时,凤莲心很适时的发话了:“你下去吧!”

  “奴婢告退!”小蓉一得到准话儿,一阵风儿似的逃走了。

  凤莲心一看,乐了,不由得嗔怪道:“瞧你把她吓的,还不快来替我收拾下!”

  莲香微微低着头,偷偷的掩着唇笑了:“好!”

  她手脚麻利的,从衣柜里挑了一件月白色纱裙,给凤莲心换上,又给她梳了一个飞天望月髻。

  凤莲心默默的等了一会儿,以为她弄好了,便直接站起了身。

  “等等!小姐,你还没涂脂抹粉呢!”莲香突然记起来了,急忙叫住她。

  “不用了,我们走吧!”

  主仆二人便去了前厅—迎客园用饭。

  吃饱喝足后,两人就回到了凤栖阁。

  时光如箭,眨眼间就天黑了。

  凤莲心早早的上榻歇息去了,一夜无话。

  只是剩下了晚风的悠悠夜语,显得萧瑟而又寂寞。
(← 快捷键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1. 目录
  2. 书评
loading

凤女逆天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
博彩娱乐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