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如画之女将传奇第1章 河畔初遇,杀机暗藏

  1. 背景色
  2. 字号
    默认 特大
  3.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4.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5. 帮助
  6.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1章 河畔初遇,杀机暗藏

小说:江山如画之女将传奇 作者:李沉舟 更新时间:2017-10-27 21:45 字数:5538
  浮照满川涨,芙蓉承落光,人来间花影,衣渡得荷香。

  蓝若寺畔荷花池久来闻名天下,时值盛夏,满池绿叶红花铺天盖地,亭亭玉立的荷花在微风中摇曳,山腰上,青瓦红墙的蓝若寺矗立在一片绿树红花中。

  鳞次栉比的屋檐层叠错落,山顶上云雾缭绕,大好河山尽收眼底。

  荷花池畔,一行四骑快马飞驰而过,池畔的桃树林里刮起一阵旋风,水嫩翠绿的小桃子簌簌坠落。

  当先一人玄色长衫,腰系鎏金缎带,金冠束发,腰间一块湖绿色玉佩摇曳不休。

  后面三人呈护卫之势跟随,衣衫翻飞间,荷花池上忽然传来一阵歌声。

  声音似黄莺出谷清脆悦耳,姑娘唱的是南方小曲,水灵灵抑扬顿挫,似清泉流淌在耳畔。

  “溪桥淡淡烟,茅舍澄澄月,包藏几多春意也。”

  黑衣人侧头一瞥,一双丹凤眼似星月流转,轮廓清晰的侧脸似笑非笑,荷花池上,荷叶荷花拥挤的摇摆,一艘一人长的小木船艰难的穿梭在荷叶间,划桨的是一位着青布衫的少年,发髻悬在头顶摇摇欲坠,手忙脚乱的拨开荷叶,还不忘随手扯过两只莲蓬。

  唱歌的却是坐在他身后的绿衫少女,脸上笑意满满,边唱歌边把剥好的莲子塞到少年嘴里。

  黑衣人一笑,兀自打马飞驰。

  待四人走远,青衫少年扔下浆拍拍手,恰好小船到了岸边,两人上了岸,手里提着两个青绿的莲蓬慢悠悠的晃荡。

  绿衫少女边剥莲子边说道:“少爷,我们还要不要上山?”

  青布衫的少年点头,顺手拿过一朵莲蓬,骨节清俊的长指拨开碧绿的莲子,五指翻飞间莲子腾空而起,少年调皮的仰头,糯白的莲子落入口中。

  山路蜿蜒间,泛着古朴光泽的红墙青瓦若隐若现,小路两侧松柏林立,绿荫如盖,山风吹来,凉风习习拂过脸颊,春意盎然,不知名的花香掠过鼻息,春夏之交,蓝若寺如同世外桃源。

  少年和绿衫少女惬意的享受着春光,熟门熟路的从一处小门入了寺,入门是蓝若寺的后厨院,五六名僧众正在有条不紊的准备膳食,见到两人,有人打趣:“十三,又来蹭茶啊?”

  少年嘿嘿一笑,也不答应,径自穿过长长的回廊朝着最里面的小院走去。

  蓝若寺遍植墨竹,尤其这精巧雅致的“止水院”,放眼皆是高矮不一的墨竹,衬得红墙青瓦鲜艳如琉璃。

  十三穿过回廊,廊檐的青铜铃轻轻摇晃,发出沉厚的轻响,身后的陆喜手里还提着一只莲蓬,翠绿的青衫和这庄严肃穆的大殿格格不入。

  回廊尽头,一间开阔的中殿八门尽开,往日清净的红漆木门前,站着七八名黑衣侍卫,腰间配着长刀,神情冷肃。

  中门大开的大殿中央,圆桌前坐着两人,一人灰色僧袍,年纪尚轻,眉目含笑,清越如溪涧深泉,朗朗如天幕星月,举止文雅,气度超然。

  对面一人黑色长衫,脚上黑缎长靴镶着金丝云纹,腰间碧绿玉佩缀着浅绿流苏,尊贵卓然。

  十三呆了下,她来这里的次数多的数不清,却从没见过这里有外客,还是如此尊贵非凡的外客,刚想转身走,那僧人却已经叫住了她。

  “十三!”清冽温柔的嗓音,如摇曳的青铜铃一般悦耳。

  十三顿住脚步,惴惴的看了大殿一眼:“我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不如我在院子里等你吧?或者明天再来。”

  “不必。”僧人起身走向十三,步履轻慢,从容淡然。

  黑衣人缓缓起身跟着走了出来,深沉如幽潭古井般的眼里隐隐有几分好奇,身后的侍卫轻声说道:“主上,这是谁啊?大...少爷似乎很在意他。”

  黑衣人没有回答,面色无波,丹凤眼微眯,慢慢走向庭院中的两人。

  十三似乎愣怔了下,那一步一步靠近的云锦金丝靴缓慢的映射在瞳孔里,下一瞬,黑色身影猛然移开,一排细密的银针整齐的钉在青石板上。

  侍卫反应极快的将黑衣人围在中间,鲜红的院墙顶上,两名蒙面人一击不中已经如影子般换了位置,密密麻麻的银针如雪片般激射向被围在中间的黑衣人。

  侍卫干净利落的抽刀,手腕翻转间,银针乱舞,有几枚直直朝着十三飞来,灰袍僧人身姿旋转,宽大的衣袖在风中画出一道简洁的弧线,内劲激荡间,周围气流仿佛被铸成厚重的墙。

  饶是如此,银针依然嗤嗤没入灰色衣袖!

  十三吃了一惊,连忙去扯僧袍衣袖,年轻的僧人手腕轻挥,几枚银针落了地,十三松了口气。

  墙头的蒙面人显然不想纠缠,眨眼间就消失了踪影。

  “昭月,这银针后劲这么强,青石都可穿透,难道是‘银袖招雪’?”十三惊魂未定的捡起一根银针。

  名唤昭月的僧人一把拍掉她手里的银针:“别碰!不知道有没有淬毒。”

  黑衣人目光似乎在十三手中的银针上停留了片刻,又似乎只是穿过庭院中空寂的阳光看向墨竹深处。

  他身形高大,高出十三不止一头,沉沉如黑幕的气势于无形中缓缓压下来,十三忐忑的低着头。

  黑衣人看向侍卫:“藏剑,去查。”

  唤藏剑的侍卫微微颔首,领命而去。

  昭月拈起银针在阳光下仔细观察:“若真是银袖招雪,倒不会淬毒。”

  黑衣人似乎来了兴趣:“大哥为何这么肯定?”

  “我曾见过银袖招雪的主人,傲世轻物,风华绝代。”他顿了一顿,微微一笑,“对于施毒偷袭一类,必是不屑。”

  “大哥见过青弦?”黑衣人似乎漫不经心的把玩腰间玉佩,语气淡淡,听不出丝毫情绪。

  昭月一笑:“一面之缘。”

  黑衣人看看十三,忌惮外人在场,终究没有多言。

  昭月扔下银针说道:“我知你此次南下,必不止是念我如此简单,以你如今的地位,他肯让你出京,事情定不轻松,现在看来,似乎还和墨衣阁有些关联。”

  黑衣人不语,看向十三时眼里有一闪即逝的杀气,十三有些无措的看着昭月,这些事情,本就不是她这样身份地位的人可以知道的。

  昭月转身朝大殿里走,袍袖一挥间,将黑衣人的杀气悄然化解,周身气息却仍是冷了下来,“我知道你不若他那般嗜杀残暴,但十三心性纯良,她也不知这些尔虞我诈,你不必介怀。”

  十三讷讷的低着头,跟随两人进了大殿,大殿里清泠泠的飘着香火味,若即若离似昭月。

  昭月斟了一盏茶递到黑衣人面前:“墨衣阁在蓝若城势力庞大,却也声望极高,我久不出寺门,却也常听僧众提起,他们救助水患百姓,在东南瘟疫横行之地救助患病之人,常年在大德寺外布点施粥,虽手上人命无数,却也深得百姓爱戴。”

  黑衣人不说话,修长的手指轻叩桌面,风穿堂而过,带着竹叶的清香,气氛静谧而紧绷,良久,黑衣人轻声问道:“你对青弦的武功了解多少?”

  昭月缓缓拢起长袖,似乎在回忆某些久远而朦胧的片段,良久才轻轻说道:“看不出来。”

  黑衣人微微皱眉:“你和他交过手?”

  昭月点点头:“仅一招。”

  “以你的功力......”黑衣人没有说下去,昭月也不再言语。

  十三安静的眼观鼻鼻观心,努力让自己不存在。

  又是一片弥漫的沉默,黑衣人端起手边的白瓷茶盏,仰头一口饮尽,不似喝茶倒像喝酒,棱角分明的脸映在十三面前的茶汤里。

  “大哥,父....亲确实很想念你,他近来身体不好,越发念旧。”他蓦然起身,不等昭月回话,已经走了出去,神情淡淡,挺拔修长的身姿沐浴在阳光下,如神坻般清明而莫测。

  十三看着他的背影,面无表情。

  “上回的书看完啦?”昭月温柔的斟茶,神情有淡淡倦意,却依旧笑的眉眼温柔。

  十三看着他月光般的微笑,忍不住说道:“昭月,你做了和尚真是太可惜了,这世间女子又少了个如意郎君。”

  “别耍贫嘴了,这世间的女子加起来啊,都没有一个你这么让人头疼。”昭月打趣。

  十三啜了口茶,舒适的叹气:“你泡的茶,可真是天下第一好喝!”

  “要不是有这杯茶,怎么栓得住你?”昭月轻摇蒲扇,一旁的红泥小炉火苗闪烁,茶汤初沸。

  空气安然静默,微风拂过,竹林摇曳,茶香沁心,茶水冒泡的声音格外清晰,日暮西斜,阳光渐渐散去,盈亮的月光慢慢洒下银辉。

  十三懒懒的倚在窗棂上,昭月低声诵经的声音如松下流泉一般清澈,陆喜兀自在院子里竹林下发呆,也只有少爷受得了这样听一整天和尚念经。

  “你今日心不静。”昭月放下经书。

  “你们蓝若寺的月亮好像比别处的要圆啊。”十三指指当空皓月。

  “是因为今天来的人吗?”昭月淡淡看着十三。

  十三默然良久,轻声说道:“我今天是来和你道别的。”

  昭月一默,拿起经书:“浮世本来多聚散,无须介怀。”

  “说不定以后都不会来了。”十三低下头,月光倾泻进窗棂,脚下有一道细细的影子。

  “嗯。”昭月慢慢翻过一页经书,却无论如何念不出口。

  “你再给我念一遍上次念的那本吧,我还有一点点没记住。”十三背对着昭月,墨竹后面,有人在墙头招手。

  “嗯。”昭月慢慢抽出一本经书,慢慢翻开第一页,轻轻缓缓的开始诵念。

  如歌唱一曲孤寂的生命,这生命单薄如冬夜的一片雪花,寂寞的向死而生。

  昭月合上最后一页经书的时候,窗前已经没有了十三的影子,红泥小炉中的火苗已熄灭,桌上的茶早已凉透,他慢慢倒掉茶汤,收拾干净桌子,慢慢和衣躺下,空气寂静清冷,他忽然想,他这二十几年的人生,似乎都是这样慢慢的,寂寞冷清的,没有人为他激动为他雀跃,他也没有为谁放肆纵容。

  除了十三。

  他有些莫名的心慌,他从没想过有一天十三也会抛弃他,然而除了“十三”这个名字,他一无所知,便是要寻,也无从寻起。

  他闭了闭眼,默念几遍“ 菩提本自性,起心既是妄,净心在妄中,但正无三障”,慢慢阖上眼。

  窗外冷风凄凄,竹影婆娑,他静静和衣入眠,不理朝夕。

  下山的小路上,月华如水映在十三脸上,眉间如覆了一层薄霜,霜花冰凉,衬得黑瞳锋利如刀。

  身旁的男子一袭黑衣,除了一张素净的脸,几乎和黑夜融为一体,气质冷硬,然而一开口,这静谧的气氛就被破坏的七七八八。

  “少爷,你天天跑到这里来听那和尚诵经,不会是想出家吧?蓝若寺不收尼姑啊,你要去也是去祁月山的天音寺啊,对了,如果你要去出家,你的财产我可以分到多少啊少爷?”兴致盎然的边说边比划。

  陆喜断然一巴掌拍在他脑后:“陆欢!你怎么就这点出息?你怎么不去出家?少爷是去给你选一位德高望重的禅师走后门托关系好让你能去闻名天下的蓝若寺出家的!你要是有点志气,说不定以后还能成为有道高僧呢,一出门就善男信女一大堆,你可以穿个大红色火辣辣的袈裟,那风格奇特骨骼清奇啊......!”

  “停!”陆欢清秀的脸上面目狰狞,痛苦的揉着太阳穴。

  暗夜里,小路两旁老树上栖息的飞鸟被惊的腾空而起,呼啦啦振翅抗议,陆欢脚步微顿,眉间有杀气一闪而逝。

  夜色四伏的小路上,一人身披月华,静静负手而立,玄色长袍和夜色融为一体,周身气息淡漠而沉静。

  十三停下脚步,黑衣人身前的侍卫手握长刀,冷冷的看着三人。

  “你和昭月禅师相识多久了?”黑衣人淡淡看了十三一眼,这一眼似光幕当头罩下,让人从头凉到脚,几乎动弹不得。

  “三年有余。”十三瑟缩了下。

  “如何相识?”

  “听闻蓝若寺墨竹所制竹箫音韵奇绝,我有一次翻墙去偷墨竹,恰好撞到了昭月禅师的止水院中,他知晓我的来意之后,没有责骂,反倒赠了我几株墨竹,很好相处,又泡的一手好茶,我就常来蹭茶。”十三讷讷的低头,不好意思的说道。

  黑袍人沉默片刻,仰头望着月亮,似乎在沉思,脖颈弧线优美如天鹅,下巴精致,头上束发的金冠散发着奢靡的光,十三在努力的计算那金冠如果是纯金打造值多少钱.......然而眼前散发着闪闪金光的金冠已经越来越远,十三回神,黑袍人已经走远了,只有那叫做藏剑的侍卫不屑的瞪了她一眼,仿佛她亵渎了神坻。

  陆欢看着消失在黑夜里的背影厌恶的皱眉:“恶心。”

  十三摇摇头,脸上早没有了先前沉迷和惶然,她若有所思的望着月亮,默默伫立在黑夜中,与夜色融为一体。

  初夏的风从东阳江扑面砸向蓝若城,凉爽如春日,蓝若寺临海,东阳江贯通沧溟国南北,平稳的汇入宁海,蓝若城水源充沛,城中到处青石铺路,小桥流水,繁花锦簇,杨柳迢迢,美不胜收,尤其盛夏时凉风习习,舒适凉爽,是避暑的好去处,帝都许多王公贵胄都在蓝若城设有避暑山庄,每到夏日,蓝若城几乎成了另一座帝都,所以这个时节在蓝若城遇到皇亲国戚也并不稀奇。

  东阳街的焚花楼上,临窗而坐有三人,一人黑衣金靴,金冠束发,面容如玉,对面坐着一位蒙面女子,即便薄纱遮挡了大半容颜,依然无碍周身高雅清绝的气质流出,眉目顾盼间如星辉流淌,一袭嫩黄宽袖暗花细丝褶缎裙,外罩水绿薄纱衣,别致典雅,翩然若九天仙女下凡,连多看一眼都觉亵渎。

  男子英俊潇洒气质卓然,女子仙姿佚貌翩然若仙,二人极为登对,陆欢看了一眼眼珠子都转不开了,眼前全是“神仙眷侣”四个字。

  相比之下,一旁的藏剑就显得多余,他似乎也明白自己的地位,安静的专心喝着茶。

  焚花楼是蓝若城最大的茶楼,环境幽静清雅,茶香弥漫,往来多是达官贵人。

  陆欢只顾盯着黄衣女子看,良久才注意到藏剑不悦的眼神和黑衣人冷漠的视线,黑衣人收回目光,淡淡对黄衣女子说道:“江湖多草莽,无礼且无知,你不如回帝都修养?”

  黄衣女子慌忙摇头,低低开口,声如黄莺出谷,清脆却不刺耳:“不,我陪着你。”

  黑衣人不再说什么,陆欢摸摸鼻子,似乎是有点失礼,他在隔壁桌坐了下来,点了一壶竹叶青慢饮细品,清香怡人中,茶楼的人愈发多,眼下正是夕阳日暮,凉风习习,陆欢放眼望去,远处的东阳江上,货船来往穿梭,繁忙而有序。

  藏剑摸摸腰间的剑,压低声音说道:“主上,我已经派了七人前往蓝若城各地打探消息,但这个少年似乎颇为神秘,人人知他是十二年前年前来到蓝若城,有一身制作兵器的好技艺,师承千冶子大师,这些年来一直在蓝若城兢兢业业的经营着兵器谱,待人和善,倒真不像什么有来历的人。”

  黑衣人蹙眉,藏剑赶在他质疑自己的能力之前继续说道:“不过我还查到一个信息。”

  他炫耀般看着主子,等待夸赞,黑衣人似笑非笑的看着他,黄衣女子忍不住噗嗤笑了出来:“你想在晋王面前卖关子?忘了上次八百里加急.........”

  藏剑赶紧打断她:“这焚花楼的背后主人居然也是那个叫做十三的少年,你看刚刚那个贼眉鼠眼的,就是这焚花楼的管家,昨晚上他就跟在那个少年后面,而且我们进去大......昭月禅师那里的时候没有看见他,下山的时候他却出现了,肯定是躲在暗中保护那个少年,并且呀,我还查到这个人叫做陆欢,功夫不错,他还有个同胞妹妹叫做陆喜,就是昨天在昭月禅师那里见到那个绿衣姑娘,想这陆欢长得贼眉鼠眼的,没想到他这个妹妹倒是.....啊!”

  藏剑一声惨呼,窗外一片黑影压下,斜阳微光一闪,一柄长剑夹杂着风雷之势直指黄衣女子,黄衣女子早已吓得脸色苍白,黑衣人五指一转,指间霎时多了一截薄薄的剑刃。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1. 目录
  2. 书评
loading

江山如画之女将传奇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
博彩娱乐网站